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洛豪】五次雷洛吻了伍世豪,一次他没有。(三)

我已经忘记为什么这个系列叫执手半生了(失智)

大概还会有婚车和孕期车吧,最后再放

Bug预警,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第三次』

雷洛是惊醒的,不知道为什么,猛地一激灵就醒了。也许是做了什么噩梦吧。雷洛迷迷糊糊地想。下意识的去摸身边的人,却摸到一只冰的吓人的手,冷的雷洛一下睡意醒一半。他转过头去看睡在一边的伍世豪,发现他呼吸有点不对劲,手碰上伍世豪的脸颊,吓的雷洛一下子睡意全无。

好烫。伍世豪的额头和脸颊滚烫的吓人。

雷洛连忙唤了几声阿豪,一边打开床头灯,伍世豪含糊地应了两声,眼睛都不愿意睁开。“阿豪,醒醒阿豪,你发烧了!”伍世豪的脸不自然地潮红,呼吸节奏完全乱了,又重又浊。伍世豪皱着眉毛,冰凉的双手护着鼓起的腹部,可任凭雷洛再怎么叫他,伍世豪都没有再回应过他。这时间已是深秋,天气凉,前天早晨窗子开的久了,伍世豪又嫌热,没穿大衣,到夜里来就发了烧。
雷洛翻身下床,在桌子上抄起电话筒,医院的电话打不了的,医院晚上不出车,他也从来不相信医院的出车效率。他想不到其他人,只能打给猪油仔,猪油仔原本也是迷糊的,声音里还带着被吵醒美梦的怨气。一听伍世豪发烧了,立刻来了精神,三言两语和雷洛商量好开车来接,让雷洛先收拾了东西,再试试把伍世豪叫醒。
雷洛匆匆换了件常服,扣子扣到一半,他听见伍世豪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哼哼声,其他字眼听不清楚,反而“洛哥”两个字听的清清楚楚。雷洛连忙回到床边,把伍世豪冰凉的手捂在手里,伍世豪似乎神志不清,手什么都握不住,雷洛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拧了毛巾给他敷上额头,伍世豪眼睛睁开一点,蒙着水雾的眼珠缓慢地移动着,似乎连辨别眼前的人都很困难。
“难受……”伍世豪小声的呻吟着,一只手虚弱地拽着雷洛的袖口,一只手捂着肚子。雷洛心里一惊,现在孩子才五个多月,正是发育的时候,是不是烧的久了,孩子出了什么问题?“肚子痛吗?”雷洛将伍世豪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灼热的温度隔着衣服都烫人。伍世豪费力地摇摇头,只是把手搭在腹顶,雷洛伸手过去摸了摸,肚皮有点发硬,孩子似乎很不安,一直在动,搅的伍世豪很不舒服。雷洛放出信息素包裹住生病的omega,手掌打着圈安抚着躁动的胎儿,伍世豪往他怀里缩了缩,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了过去。

猪油仔急急忙忙地开了车到楼下,阿晴也在车上,两人扶着伍世豪上了车,阿晴拿着从家里带来的温度计一量,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猪油仔心细,来之前敲了冰店的门,要了一小包冰碎,雷洛隔着毛巾把冰袋敷在伍世豪额头上,被大衣包的严严实实的伍世豪安静的躺在他怀里,如果不是粗重的呼吸和脸上的潮红,可能觉得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急急忙忙到了医院,夜班医生被阿晴拎出来,一看不得了,烧成这样,孩子又还小,退烧药都不能用,只能先试试物理降温。医生给伍世豪挂了盐水,嘱咐了阿晴去照顾。两人给伍世豪用温水擦了身,冰袋换了两次,伍世豪一直没醒,因为不能仰躺,还得靠雷洛和阿晴给他翻身。两人一直忙到天亮,温度降到三十八度五,伍世豪终于是醒来了几次,却是一睁开眼睛就起身吐了一地,甚至连胃液都呕了出来,只能干呕,眼泪糊了一脸。雷洛在一边扶着伍世豪,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伍世豪吐完又倒回床上,意识一直不清醒,似睡非睡,似醒未醒的,体温却再也没降过。医生来了几次,看到这情况也是面露难色,踌躇了几次,也只能再给伍世豪打营养液和保胎药。大威小威和哑七先后赶到,在病房外面抓耳挠腮,帮不上忙。

“雷先生,恕我直言,伍先生的情况确实不好,高烧已经引起了伍先生的腿伤后遗症,再这么烧下去,只能考虑使用退烧药或者抗生素。”医生看着手上显示三十八度八的体温计,面露担忧神色。“那孩子……”“胎儿正在发育期,很难说药物会不会对它影响,再者,长时间的高烧对胎儿也有一定影响。”雷洛转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伍世豪,大口喘息昭示着他的痛苦。
“那就……”“不要……”虚弱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雷洛赶紧来到床边,刚刚还在昏迷的伍世豪醒了过来,他喘息着,似乎连支撑着眼睛都是费力的。“不要用抗生素……”伍世豪努力地眨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将手挪过去拽住雷洛的手指。“孩子……不行的……”雷洛弯腰抚着伍世豪的额头,将他被汗打湿的头发拨开,“那就不用。”伍世豪点点头,发出难受的呻吟,雷洛亲吻着伍世豪的脸颊,“没事的,我在这里呢,没事。”
医生也没办法,只能建议雷洛去请一位中医来看看,中药虽然药剂温和,见效慢,那也总归有作用的,总不能让一个怀孕的病人一直高烧。阿晴认识一位老先生是中医,猪油仔开车去接,闯了几个红灯。老先生来了,把脉看舌,刷刷刷一张单子,拍着雷洛的手背嘱咐了用法。雷洛叫了哑七和小威去抓药,又让猪油仔和阿晴先回去睡觉,打电话请阿正帮忙看住警署的事务。
药煎好了,扶着伍世豪起来喝,一碗药前前后后喝了半个小时,总算是全部咽了下去,雷洛让伍世豪躺下,伍世豪摇摇头,说怕又吐出来,半躺在床上,斜靠着雷洛的肩膀,护着腹部的手因为发冷而抖着。伍世豪一次又一次在昏迷和清醒间问雷洛孩子有没有事,雷洛一次又一次安抚着他,告诉他孩子很好,伍世豪得到安心的回答后又再昏睡过去。

药喝了几次,粥也勉强喂了一碗下去,医生发现伍世豪出汗开始多了起来,说是温度开始降下去了,换了几次病号服,都是汗湿透了的。到了第四天早上,伍世豪的体温终于落回了正常温度,医生第一时间给伍世豪做了检查,孩子很好,对外界刺激有反应,应该没有受到影响,雷洛松了一口气。

伍世豪一睁开眼,就看见了床边的雷洛,眼下的乌青和下巴的胡渣,还有皱乱的衬衫,好像回到了之前那一次。“阿豪!”雷洛将椅子搬到床边,抚摸着伍世豪的额头,那里已经不再烫手了。“没有不舒服了吧?”伍世豪点点头,声音沙哑地“嗯”了一声,蹭了蹭雷洛的手,发烧时昏昏沉沉的,浑身冷的直发抖,而雷洛的体温一直就在旁边,呼唤他的声音一直都在耳边,他虽然醒不过来,却能感受到alpha传来的焦急和担忧。

“亲我。”伍世豪哑着嗓子说,“现在。”雷洛愣了一下,随即轻轻的在伍世豪嘴角啄了一下,“没事了。”伍世豪讨好地蹭着雷洛的脸颊,低声道“我们没事了。”雷洛把脸埋在伍世豪肩头上,伍世豪以前多么强势,现在却如此虚弱,他的Omega,现在如此地脆弱且不堪一击,却还在安慰着自己。谁知道那时看着在病痛里挣扎的伍世豪时,雷洛的心情是如何的难过。“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雷洛喃喃着,和伍世豪的手紧紧交握。

TBC

问一句:你们还想看《往事如烟》的后续吗?

【洛豪】五次雷洛吻了伍世豪,一次他没有(二)

傻爸爸预警!!傻白甜!严重OOC!

执手半生系列

妄想出本了

『第二次』
面对着哑七刚买回来的蛋挞,伍世豪忽然感到了恶心,他心里咯噔一下,这种感觉,他很熟悉,而且最近时不时就会这样。他示意哑七先将蛋挞收起来,拜托了小威去开了一辆车到楼下,自己撑着拐杖到屋内收拾了几样东西。
“去哪,豪哥?”小威带着墨镜,扶着方向盘做了个自以为帅气的回头动作。“医院。”“医院?”伍世豪扶着拐杖,认真地点点头。小威想说什么,话头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看见了伍世豪嘴角边不易察觉的笑容,心里转了三转,已经有了大概答案。

“豪哥。”今天正巧是阿晴值早班,看了伍世豪拿着的检查项目单,阿晴一下就激动了,几乎是拍案而起,把旁边的病人吓了一跳。“真的吗?”阿晴特地压低了声音,俯身越过柜台,认真地问伍世豪,伍世豪摇摇头,抖了抖手里的项目单。“只是感觉,查了才知道。”阿晴似乎很着急的样子,直起身,还小声地跺了跺脚,“不是有……”“你知道我信不过那些东西的。”伍世豪打断她的话,将墨镜向下挪了挪“我不想这事太多人知道,等结果出来了再说。”阿晴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

伍世豪的手在轻颤,他自己没有发现,因为他握着拐杖的手太过用力了。医生的话还在脑海里回荡,小威嘻嘻哈哈的声音似乎隔了层膜,听不清楚。他向后靠在车座背上,手轻轻地搭上小腹,马甲的最后一个扣下面有一个孩子?伍世豪有点恍惚,欢喜冲昏了头脑,他失去的那个孩子,又回来了吗?一直到坐上家里的沙发,伍世豪还有点不敢相信。

对于上班时间接到伍世豪的电话这件事,雷洛早已习以为常了,他们甚至还玩过电话play,听着伍世豪的喘息声从电话筒里传出来是多么悦耳。可这次他接起电话,对面支支吾吾,深吸气好几次,声音像是飘在梦里,雷洛不免有些紧张,出什么事情了?把阿豪弄的这么魂不守舍的?雷洛不停的追问着,甚至还从椅子上站起来,甚至都忘了手里还端着咖啡。
当伍世豪终于说出那个消息的时候,雷洛手一抖,半杯咖啡倒在地上,当伍世豪在电话里如梦初醒似地吼了一嗓子的时候,雷洛手又一抖,半杯咖啡连着杯子一起摔到地上,清脆的破裂声吓得正要进来的猪油仔乒地一声撞开了门,却看见雷洛拿着听筒,眼圈发红,猪油仔连忙过去扶住他,问他出了什么事,雷洛支支吾吾半天,直到猪油仔已经开始晃他了,才梦呓似的说出半句话。
“阿豪说,我要当爸爸了……”

总督局里的工作人员看着像是要飞一样跑出去的雷洛,摇头叹气着他们的的顶头上司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早退就算了,中午就下班?这哪是早退?分明是翘班。就在他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的时候,猪油仔从里面晃出来,大声地咳一下,刚刚还聚在一起的人迅速散开,恭敬地叫了一声仔哥,各自回到岗位上。猪油仔敲了敲前面的桌子,朗声道“好好完成工作,不要沉迷八卦!以后一段时间要加工作量了!”

“阿豪!”雷洛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伍世豪正在喝酸梅汤,旁边各种打电话发消息的大威小威脸色掩不住的喜色,而阿平正在抱着厚厚的字典翻来翻去,哑七在一边指指点点。
“洛哥。”伍世豪已经没了在电话里手足无措的恍惚语气,他递来一张纸,雷洛接了过去,上面一大串专业术语和数字雷洛看不太懂,但最下面诊断结论一栏的『怀孕约十四周』他还是看的懂的。十四周,那就大概是他们摆酒席的那天晚上,那晚他确实翻来覆去把伍世豪折腾的趴在床上连手指都不想动,里面喂的满满当当的,这样想起来,怀孕也是不可避免的。
他抬起头,看向伍世豪,伍世豪也在看着他,眼睛亮的不可思议,雷洛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反倒是鼻头一酸,想流泪的感觉涌了上来,omega的精神链接也传来欣喜若狂的情绪波动。
“阿豪,电话里你说……”“洛哥,喜当爹啊!”伍世豪打断了雷洛不确定的问句,重复了一次那个让雷洛欣喜若狂的消息,他靠着沙发,马甲已经解开,搭在一边,很快他就穿不下的了。
雷洛缓慢地坐下,像是受到什么巨大打击一样,表情空白。随后一把抱住了伍世豪,捧着他的脸就吻了上去,烟草的味道不自觉地往伍世豪鼻子里钻,传递着alpha兴奋难耐的心情。
雷洛动作是粗暴了点,亲吻却比平时更加轻柔,伍世豪眨眨眼,没有迎合也没有抗拒,任由雷洛将他抱的紧紧,想要把他揉进怀里。雷洛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阿豪感觉怎么样?孩子怎么样?阿豪半个月前还去阻止了一次械斗,有没有什么影响?;是不是要去置办一些东西?乱七八糟的念头杂乱在一起,雷洛难得失去了冷静。当脸上有温热的触感贴上来的时候,雷洛的注意力才回到正轨,伍世豪的手贴着他的脸,将他垂下来的头发拨到一边,像是在等他说什么。
“阿豪啊……”雷洛往伍世豪胸膛上靠过去,伍世豪顺着他的力道向后倒,半躺在沙发角落里,雷洛揽着伍世豪的腰,脸埋在伍世豪的胸口上,“你总是能给我很多惊喜……”伍世豪坏心眼地揉乱了雷洛的头发,很少见到老狐狸这么可爱的样子,像是吃到了糖的小孩,又像……该怎么形容这种心情呢?大概是这么冷静的一个人因为一通电话,发了疯似的跑回家,气都没喘匀就一个劲地抱着他语无伦次,这种被放在心尖上关心着宠爱着的幸福吧。

“现在能看见了,小小的一团黑,差不多也就糯米糍那样的。”伍世豪把手搭在雷洛背后,alpha的信息素让他感到安心和舒适,小腹暖暖的,进而发散到全身,困意随着暖意蔓延开来,“心跳也能听见了。”他拍了拍雷洛的肩膀示意他坐起来,自己撑着拐杖站起来,“很有力,医生说是个健康的孩子。”雷洛将伍世豪的手拉起来,揽着他的腰把他带到自己面前,侧头挨在伍世豪的小腹上。伍世豪听见他长长的一声叹息,像是疲惫又像是卸下重担,低声说到“太好了……”
伍世豪揉着雷洛的发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傻爸爸心理,估计就是说的就是此时的两人吧。

TBC

好傻啊写的=͟͟͞͞(꒪ᗜ꒪ ‧̣̥̇)

【洛豪】五次雷洛吻了伍世豪,一次他没有。(一)

又叫『五次伍世豪打断别人说话,一次他没有

还是执手半生的系列文

等正经的发完了再发车

傻白甜!!严重ooc!!

『第一次』

雷洛和伍世豪结婚了。
他们没办婚礼,就是去领了个证,除了两人的心腹兄弟,没有人知道他们结婚了,甚至没人发现伍世豪的气味已经大不相同。雷洛对此并不在意,伍世豪甚至开起了赌局,看什么时候他和雷洛结婚的事情才会被发现。
不得不说这两位身边的人都是小聋瞎,伍世豪的赌注翻了几番了,才终于有人开始发觉每天都是早到晚回的洛哥开始迟到早退,才终于有人发现两人手上成对的婚戒和出双入对的身影。一些alpha也终于发现自家大佬身上带着的味道不是抽烟沾上的,而是实打实的信息素。
有人专门找伍世豪求证,伍世豪看着像是来叫嚣“你是我们的大佬怎么能被标记我们要你下台”的一群人,淡然地张开嘴咬了一口对面雷洛递来的菠萝油,下面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没完没了,“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手里的拐杖一落地,清脆的咚的一声,周围立刻没了声响。一班人马看着自家大佬在现任总华探长手里一口一口吃完一个菠萝油,鼓着腮帮子慢慢地嚼完,雷洛在对面撑着脸看着伍世豪吃完,眼里满满的宠溺差点要溢出来淹死众人。
“咳。”在一群小弟围观下一边秀恩爱一边吃完下午茶的大佬伍世豪清了清嗓子,“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过了,我和雷洛探长结婚的传言。”下面一群人纷纷点头“不是真的对不对,豪哥?”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伍世豪淡定地将另一只手搭在拐杖上,无名指上样式繁复的银戒简直要闪瞎一众人的眼睛。众人的目光转向雷洛,雷洛耸耸肩,搭在大腿上的手上戴着同样款式的戒指,再次闪瞎了众人。
“当然是真的。”这个回答像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众人脸上。“介于许多弟兄还不知道这件事,下周六我摆婚席,昭告天下。”伍世豪扫了一眼下面骚动的人群。“还请各位务必『赏光』参加。”赏光两字一字一顿,听的下面一群人背脊发凉,这不摆明了不参加就是不给伍世豪面子,不给雷洛面子,跟这两个人作对,简直就是别想活了。“特别说明,当天我大喜日子,不希望出什么乱子。”一群人点头如小鸡啄米,伍世豪满意的点点头。
“好了,事情讲的七七八八了,还劳烦各位跑一趟,不送。”伍世豪端起面前的奶茶喝了一口,不再看他们。一群人面面相觑,又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哑七,默默地接二连三地离开了。“你也会这么商务的话了?”雷洛招来服务员,再要了一杯奶茶,笑着调侃伍世豪。“还不是跟你学的。”伍世豪眼睛里都是笑意。
相对于伍世豪,雷洛的方法就平和的多,不过是挨个送了请柬,客客气气的,跟普通人家结婚一样,就是请柬后特别标注了“婚礼现场不得打架吵架。”很多小警察看的一头雾水,为什么去洛哥的婚礼会打架啊?一去到才发现场内不少看起来西装革履的人,一刻钟之前还是街上的小混混,职业病让他们差点拔枪拔手铐,看到主桌上坐着对他们微笑的雷洛,又默默地忍了回去。
几十辆婚车浩浩荡荡,从九龙城寨开到筲箕湾,虽然伍世豪早就不住在那里了。他们相遇时,一个是城寨里的偷渡民,一个是筲箕湾的小探长,现在一个是黑帮毒枭,一个是总华探长,但不忘初心,不忘他们在哪里发迹,在哪里相遇。

接车现场,人群混杂,身穿着黑西装的雷洛站在红毯上,整了整袖口,他有点紧张,手心发汗,外套口袋上的玫瑰是新鲜的,还垂着露珠。不知道谁喊一声“车来了!”礼炮声和枪声混杂着,不少人都举起枪向天空开上六枪,却没人敢低下枪口对着无人掩护的雷洛或者缓缓而来的婚车。
前面的车下来的是大威小威,大包小包的拎了东西,想必也就是烟酒。两人难得穿了西装,可惜品味不好,花色奇奇怪怪。后面跟下来的是哑七,也是一身西装,扭扭捏捏的似乎不太习惯,手里没什么大件,就提了几个油纸包,雷洛一眼认出是伍世豪最偏爱的几样甜点,个个都是到港内最有名的铺子买的。哑七这人呆板忠实,对伍世豪可算是愚忠,心里没什么算计,也不知道该送什么东西,几件甜点,看看油纸包上的商标,也差不多跑遍了全港。论心意,也没输半分。
车来了。雷洛亲自上去开车门,车里伸出一只手,孔雀蓝的宝石袖口是雷洛送的,很衬。雷洛伸手握住那人的手,没想到也是汗津津的,伍世豪在车里抬眼对他一笑,眼里的情绪流转三番,还是掩盖不住眼角高兴的笑纹,两人的心情轻易地撞到一起。借着雷洛的力量,伍世豪撑着拐杖下车,一身白西装,胸口别着和雷洛一样的红玫瑰,周围欢呼声更盛,伍世豪挥了挥手,挽着雷洛的手臂进了酒店。

“各位同行手足,兄弟姐妹,衷心感谢你们来的雷洛先生和伍世豪先生的婚礼现场, 在这华灯初放、嘉宾盈门的时候,我作为证婚人更感到格外的高兴和荣幸……”证婚人是猪油仔,一身橙色西装衬的他圆滚滚的,有些滑稽。雷洛嘱咐了他不必说的太隆重,普通些简洁些就好,可毕竟大喜日子,人人欢喜,跟了雷洛这么多年的猪油仔也乐见顶头上司喜结良缘,自然是多话了些,油嘴滑舌的吹的天花乱坠。雷洛侧脸看着伍世豪,他嘴角的弧度怎么都压不下去,偶尔猪油仔打趣两句,也会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雷洛看着这样的伍世豪,心里被某种温暖的东西塞的满满的。
伍世豪很快察觉了雷洛的目光,偏头看着雷洛“领证那天都不见你笑成这样。”言语里有些嗔怪的意味,“有吗?”雷洛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笑的幅度很大。“摆婚席比领证开心?”伍世豪挑起眉毛,似是怒颜,眼里却尽是调侃。“都开心。”雷洛摆弄着袖口的纽扣,“昭告天下你是我的,比较开心。”伍世豪不可置否地撇撇嘴,“你要是开心,天天摆。”说的倒是认真,大有说到做到的气势,雷洛笑出气音,他的阿豪怎么样都总是带着点孩子性情的,刚刚来到香港那傻乎乎的小楞青样,终究是磨灭不了的。“你呀……”雷洛摇摇头,握住伍世豪伸过来的手,下意识地去摸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才发现现在暂时不能戴着,也罢,反正一会儿也是要给他戴上的。

“现在请两位新郎官上台!”猪油仔退到一边,下面啪啪啪啪掌声一片。雷洛扶着伍世豪上到铺着红毯的舞台上,两人面对着猪油仔,猪油仔刚要说话,伍世豪打断了他。“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就要说特别的话,我伍世豪誓言不说别人那套,要说就说自己心里话!”下面一片叫好起哄,雷洛无奈的笑了笑,一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的表情。
两人执手相对而站,伍世豪首先开口。“我,伍世豪,遇见雷洛,三生有幸。昔日结拜兄弟,今日共结连理,废话不多说,只求以后,同生共死,如有二心,愿五雷诛灭。”五雷诛灭,是伍世豪墨水不多的肚子里能找到最严苛的誓言保证了,黑帮入帮宣示里也常用这句,分量不言而喻。
雷洛是知道的,看着伍世豪的眼睛,看进里面满天星光。“我,雷洛,遇见伍世豪,何其荣幸。昔日三拜关公,今日九叩月老,虚话讲不出,只求以后,与子偕老,如有二心,愿天地不容。”一字一句,全部都是讲给伍世豪听的,他伍世豪绝对在雷洛的人生里占最重要的位置。
“好,现在请交换结婚戒指!”小威和哑七分别给雷洛和伍世豪递上戒指盒,两人再次给对方戴上婚戒,比在领证那天戴的更加认真,因为从此刻开始,这对戒指都不会离开对方的身旁,直到百年。
“好啦,万众瞩目的环节,新郎可以——”没等猪油仔说完,伍世豪先一步凑过去,雷洛自然而然地搂过伍世豪的腰,台下爆炸似的起哄欢呼声盖掉了两人唇齿间啧啧的水声。

雷洛看差不多了,正要放开伍世豪,没想到被他扣住后颈重新压了回来,熟悉的竞争感,今天大喜日子,不妨陪你玩玩。雷洛揽紧了伍世豪的腰,心里想道。旁边的起哄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开始数数,好好的亲吻,愈演愈烈中有了一丝火药味,两人渐渐的气力不支,互相掠夺空气的快感和不服输的念头让两人都做不到先放弃。而最后先忍不住的,是雷洛。

终究坐办公室的人肺活量还是比不上常年到处乱跑的人大呀。雷洛喘着气,看着脸色潮红朝他笑的一脸嘚瑟的伍世豪,心里已经计划好了今天晚上怎么把这口气抢回来了。

TBC

很久没短小了,舒服。

强行说是阿豪性转
p1爱慕着雷洛的乡下小姑娘
p2看尽世态炎凉的黑帮大姐头

总觉得打断小姐姐的腿不太好所以改成强奸吧(喂)

已经脑补出乡下小姑娘为救意中人被强奸,又不得恋情变成黑帮大姐大的六十集苦情大剧。

自娱自乐不打标签

【洛豪】甜蜜宠爱治疗法(全)

依旧是执手半生系列

万字预警

接《暗巷》

NC—17

说是标记车实际上标记情节没多少(。)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2081346711665

一万三了还没到重点

废话贼鸡儿多

我可能是失了智了

沉迷码字无心月考

狂码洛豪车,满脑子都是他们亲亲亲做做做

【洛豪】执手半生系列·甜蜜宠爱治疗法(上)

刚刚被秒吞了

啥都不说了放链接,记得看完前言再进正文。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329566278301

吃洛豪和无差,求各位太太产粮,割自己腿肉真的苦不堪言。

臭不要脸打标签,试图引起注意
虽然这么说其实这里才码到一半

你们说我要不要分上下段来发?

边缘文手挑战!!(持续更新)

五赞写作软件:有道云笔记!!好用!!就是广告ummmmm(暴露新文啦!)

十赞黑历史:以前以为男生射完是可以立刻又硬起来的,女生的处女膜真的是一层膜来的,所以写的文极其emmmmmmmmmmm

十五赞写作经历:各种查资料啊各种惴惴不安啊各种崩溃删文又重振希望再写啊,各种掰细节啊balabala很开心又很辛苦的写东西……

二十赞灵感笔记:灵感笔记是什么东西啊……有灵感的都已经变成大家都看过的正文了呀……【双手挠头】要找一些梗的话大概回去看电影,文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