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一个十六岁少女的日常(17.6.14)

空调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听起来却比历史老师的声音要大。

我无聊地敲敲桌面,高中的晚修啊……我的青春去哪了?来点有意思地东西好不好?罗斯福他老人家都升天里您能不能让人家安生点?

突然周围变成了一片漆黑。停电?怎么没听见我们班那些男生起哄?

嗯,我记得我的手机在抽屉里……我摸到了手机,指纹解锁的振动从掌心传来,却不见丝毫光亮。

怎么回事?我把手机凑近,直到我的鼻尖碰到屏幕,我还是看不见任何光点,我又尝试摁下电源键,掌心传来灭屏的短促振动。

这……我瞎了?我还没来得及尖叫,手里一轻,手机被人抽走了。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碰到了其他东西。

“晚修还敢拿手机出来?没收!”

比瞎了还让我恐惧的窒息感缠了上来,那是我自己攒钱买的乐视1s!!

“老师我……”

“别解释!下课来一下办公室,给你爸妈打电话!”

我看不见,只能胡乱挥手。但我能感觉到我的手机离我越来越远。

“老师我看不见了!!”

“看不见了玩什么手机!没得商量!这手机要交给你爸妈!”

“吓!!”我猛地睁开眼睛,教室的灯光有点亮,刺的我的眼睛有点痛。历史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笔尖在灰色的试卷上晕开一片鲜红。

我眨了眨眼睛,嗯,完美的5.0,没毛病。

摸了摸抽屉,手机好好的呆在书的缝隙之间。

哦,只是一个梦?

空调小声地窃窃私语。

以上都是放屁,我上历史课不知几认真!!(# ` n´ )
不过我真的有过这个突然瞎掉的脑洞。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