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街最浪的追风少年氮气菌

角色属于作者,脑洞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看文请带眼睛带脑子

【洛豪】五次雷洛吻了了伍世豪,一次他没有。(六)

半夜搞事情
企图吸引注意力
巨傻白甜,巨ooc
就是想写他们吵架,吵的理由莫名其妙,大概是因为大佬产后暴躁(喂)

『第六次』

入夜,开着灯的别墅里静悄悄的,门口的树沙拉沙拉地响着,过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客厅里满是火药味,仿佛一个火星就能激起巨大爆炸,伍世豪坐在沙发上,紧攥着手里的拐杖,雷洛面对着落地窗,今夜月圆,他却赏不进眼里。

“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跟我讲这件事?”伍世豪先开口,急促的语气里听的出他现在很激动,正在按耐自己的情绪,火山爆发般的怒气蓄势待发。雷洛背着手看着窗外,没有回答他。

“如果不是今天花仔荣过来,我就不会知道这件事,等到我发现这件事,连九龙都已经是别人的地头了?”“分天下是英国人的意思。”雷洛背在身后的手揪在一起,“不能我们一家独大。”

“一家,独大?”伍世豪嘲讽地勾起嘴角,怒极反笑,“你不声不响把西贡区和大浦区给了花仔荣,还把我沙田区的弟兄调走了,我怎么不记得我给过你这个权利?”拐杖尖咚地敲在地上,“你告诉我,我怎么跟你一家?我怎么独大?!”

“阿豪。”雷洛转过身,脸上隐有怒气,“我这是为你好!”“为我好?!”伍世豪的声音拔高了一个调,“不声不响的分掉我的地盘是为我好?”他急急地吸了一口气,窒息的感觉随着肾上腺素的上升而逐渐鲜明。“你当我是什么?我只是怀孕不是变成废人了!!还是说,”伍世豪的脸色冷的下来,“你觉得我就是个omega,就应该服侍alpha,相夫教子?跟你们alpha分天下就是笑话?”他将右腿咚地一声抬到桌面上,手一指“我这条腿怎么算?那时候我失去的孩子怎么算?你是不是觉得有了诺诺,你欠我的就还清了?!”

“我没有这么说!你不要把诺诺扯进来!”雷洛攥紧拳头,他没想到阿豪原来是这么看待他的,“你不是这么想的吗?!”伍世豪脸色涨红,信息素忍不住冲出来,反抗着alpha。“够了!”雷洛打断了伍世豪的话,怒气赶着血液不断地向脑袋上去冲,“论信任,是你先破坏的,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伍世豪一怔,是他让大威和哑七去各个地方安插了他的人,包括雷洛的警署,所有的消息十五分钟内他就会从电话里知道。他那时还怀着诺诺,不方便出门,只是希望能及时知道外面的动向,好帮那时承担着双份压力的雷洛分担一点忧虑。到头来反倒是他的不对?伍世豪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就算是这样密集的安排了人手,整个香港的动向都在他手中,他却在一个小时前才从花仔荣口中知道雷洛把半个九龙半个新界都给了外人。显然这件事在他生下诺诺前已经敲定,而他却刚刚才知道。

“阿豪,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雷洛垂着手,双手握成拳头,气话不受控制地冲出口。“原来那时救我一条命,害了你一生是吗?”他摊开手,让自己的胸膛毫无遮拦的暴露,“我命就在这里,你拿走啊!”伍世豪冷笑一声,从腰后拿出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雷洛的额头。“开枪啊!杀了我,再带着我的标记过一辈子!”雷洛张开手臂,alpha尖锐的信息素像尖刀一样刺进伍世豪的腺体里,逼迫他臣服,窒息的感觉如同开笼的野兽,一下子扑倒了伍世豪,伍世豪呼吸一窒,枪掉在地上。

话出口的一瞬间,雷洛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说错话了,阿豪最介意的就是他的omega身份,更何况这样的话,完全就是将阿豪作为人的尊严砸在地上狠狠踩碎。伍世豪的手颤抖着,根本握不住枪,枪掉在地上的瞬间,伍世豪脸色彻底变得青白,呼吸的频率完全乱套了。过呼吸的症状是『创伤后应激反应』的后遗症,虽然伍世豪已经克服了阴影的限制,可梦魇依旧不肯放过他,过于激动引起的过呼吸症状,医生说可能会伴随他一生。伍世豪颤抖着,猛烈地抽吸着,仿佛汲取不到空气中的氧气,像是离开水的鱼,在浅滩上苦苦挣扎。
“阿豪!”雷洛连忙过去抱住他的omega,伍世豪却抵着手肘,把自己和雷洛的胸口隔开距离,在急促的呼吸间艰难地吐出几个字眼,“……滚……我……不是你……的工具……”受伤的omega浑身散发着抗拒的气息,急促的抽气和咳呛让雷洛慌了神,他不该那样刺激伍世豪的,他产后身体还没恢复,后遗症的状况也没有好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这么过分的话?

伍世豪一边在窒息的感觉里挣扎,一边抵御着雷洛的靠近,他被雷洛强行扳过脸,眼前开始模糊。“你不要这样!阿豪!”雷洛抓住伍世豪的手腕,伍世豪不接受他,他就没办法给伍世豪做精神疏导,很快他就又会出现窒息的状况。“是我错了,求你冷静下来听我说!”雷洛已经开始请求伍世豪冷静,也许是这样的低声下气证明了雷洛的诚意,伍世豪的精神出现了一丝松动,雷洛趁机侵入,信息素迅速包裹起发病的omega,引导着伍世豪慢慢回归正常的呼吸节奏。

意识渐渐清晰,被扼住喉咙的感觉消退,伍世豪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你的意思是想离婚吗?”手不着痕迹地从雷洛手里抽走,将身体从雷洛怀里挣扎出来,他等着雷洛的回答,等着心脏被撕裂的剧痛,他需要那个,让他从安逸幸福里清醒过来的疼痛。

雷洛看着伍世豪迅速在他们之间摞起透明高墙,不行,他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伍世豪!”突然被高声叫的名字的人吓了一跳,皱着眉看着雷洛,“我在婚礼上怎么说的,你不记得了吗?”雷洛拉着伍世豪的手腕,“如有二心,天地不容。这不是空话。我不会同意离婚的。”伍世豪低着头,不说话,但雷洛能感觉到他的态度在软化,雷洛凑过去吻他,伍世豪却偏开了头,雷洛讨好地蹭着他的侧脸,连声认错服软,刚刚张攻跋扈的气势全都没有了,当务之急是安抚暴躁的omega,什么地盘公务的,暂且丢到一边去,等两人冷静下来好好商谈,一定可以解决的。

隐约的哭声从楼上传来,伍世豪拿起拐杖起身,动作一顿,拐杖踢了踢雷洛的小腿,“给诺诺冲奶粉去。”语气平平淡淡,没了咯人的凉意,雷洛知道伍世豪已经开始消气了,应承的很痛快。
伍世豪拄着拐杖上楼,冷静下来的脑子里终于能清晰的分析事态,雷洛的做法不无道理,那时候的他确实难揽大事,算是找了个人分担事务,雷洛不愧是老狐狸,找了花仔荣,是打定了主意日后要再收回来,特地找了个又没后台又没脑子的,方便以后收拾。伍世豪笑了,花仔荣说不定还在哪里偷乐着怎么雷大探长愿意扶植他,全然不知他就是一头猪,吃着长骠的饲料,屠户正虎视眈眈地等着他吃到三百斤呢。那既然雷洛帮他养好了这么一头肥猪,还把屠刀都磨好了,那他还客气什么?

房门打开,生意上的盘算到此为止,他的小公主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在埋怨他怎么没有及时出现在她身边。伍世豪快步走到摇篮边,将拐杖立在一旁,诺诺嗅到了熟悉的气息,咿咿呀呀地伸出手,哭的更加委屈了,大眼睛蓄满了泪珠,扁着小嘴哼哼唧唧地。伍世豪看着一阵心疼,赶紧伸手将诺诺抱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帮着已经哭到打嗝的小家伙顺气。诺诺一个劲儿地往伍世豪怀里蹭,眼泪鼻涕全部抹在伍世豪的衣服上,伍世豪也不恼,掏出手帕仔细地把诺诺的眼泪擦干净,再亲亲她软软的小脸蛋。

哭够了,肚子饿了。诺诺拱着伍世豪的胸口,本能地寻找食物源,找不到,小脸一皱,又要哭,雷洛正好拿着奶瓶打开房门,赶紧把奶瓶递给伍世豪。这个大小姐,从出生就娇生惯养,还不会走路就被宠的无法无天,喝奶的时间比钟表还准,稍一怠慢就哭,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哭的红红的,两个爸爸心疼的不得了了,更加是宠溺无度,要什么给什么,稀奇的大众的儿童玩具堆了一个柜子,如果不是雷洛拦着,伍世豪连诺诺随手一指的紫荆花广场的雕塑都要买下来给她。

“怎么说?”伍世豪抱着吃饱喝足的诺诺,轻轻晃着哄她入睡,低声问雷洛,不过也不需要问,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花仔荣不过是个寄存,只要你高兴,随时可以拿回来。”雷洛说着,从背后抱住伍世豪,他身上已经没了凌厉的抗拒感,气息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变得柔和,雷洛蹭了蹭那人的卷毛,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只要你开心,整个香港都给你。”伍世豪叹了一口气,“我要整个香港干什么啊?”他转过头去,缩到自己alpha的怀里,两只带着婚戒的手交缠在一起。

“我要你就好了。”

END

写完执手半生系列可能就不写了

且看且珍惜吧【落泪】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