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堆里玩命作死的氮气菌

角色属于作者,脑洞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看文请带眼睛带脑子

【洛豪】槲寄生(四)

可能这就是瓶颈期吧,光开脑洞不想写(´ . .̫ . `)

拖一下进度……美人救英雄还没这么快了……

警告:轻微血腥描写,很垃圾的战斗描写,俗套剧情,ooc与各种bug

设定:贵族吸血鬼可以自愿隐藏尖牙尖耳朵和苍白肤色,看起来更像人类,但雷洛是混血,只有在吸血时被动露出吸血鬼的容貌。
可以在阳光下生存的吸血鬼被称为『日行者』。


香港已经进入黑夜,对于许多生物来说,他们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车才到观塘区,要坐渡轮还有一段路,街上没什么行人,这一带似乎都很冷清。
雷洛捧着油纸盒,翻来覆去没看出什么名堂,索性打开,可上面的小麻绳刚解到一半,雷洛突然闻到一股他极其厌恶的味道,是圣水,纯度很高,这让他心里一凉,不是从盒子里传出来的,是从窗外,如同索命的鬼魅般溜了进来,嗅到危险气息的直觉在雷洛的大脑里尖叫着,如同尖锐的空袭警铃。

“猪油仔!”雷洛推了一把还在开车的猪油仔,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油纸盒掉在地上,被车轮碾成片。雷洛在地上滚了两圈,翻身跳进一边的建筑物阴影里,“快下车!”雷洛朝着还在行驶的车大喊一声,在车窗里飞出一只乌鸦的瞬间,车爆炸了,圣水的味道瞬间火焰燎着乌鸦漆黑的羽毛,气浪将它狠狠地甩了出去,乒地一声撞碎了街对面的一扇窗户,跌了进去。

“猪油仔!!”雷洛刚刚跑出那条狭窄的巷子,杀气裹挟着破风的声音呼啸而来,雷洛往后一翻躲了过去,那东西叮地一声卡在地面的石缝之中。雷洛身形一闪躲进一栋建筑门廊的石柱后,他快速地瞥了一眼卡在地面上那个攻击他的东西,是一支箭,箭身很细,没有尾羽,只有镂空的菱形片状物,似乎是用什么金属制成的,雷洛定睛一看那折射着月光的箭身,倒吸一口凉气,是银,不知道是不是混合了其他的材料,似乎很坚固。箭头散发着圣水的味道,雷洛仔细看了几眼,才看见箭头插进去的石缝里溢出一小片液体,应该是箭头里储存的。银和圣水制成的细箭,有过经验的吸血鬼都会知道,这是除了阳光以外,吸血鬼最大的敌人——吸血鬼猎人的箭。看到之后不是恨之入骨巴不得立刻将放箭者找出来碎尸万段,就是吓的屁滚尿流脚下抹油般的开溜。

雷洛侧眼瞥了一眼石柱外,刚刚探头,又一支箭破空而来,砰地削掉石柱一截棱角,从雷洛的侧脸堪堪滑过,菱形片将雷洛的侧脸颊划出一道血痕,箭叮的一声钉在地上。速度很快,但多亏了吸血鬼出色的夜视力和观察力,雷洛看见了那个半蹲在对面楼顶的人,举着十字弓弩,但背着光,距离也远,那人似乎还带着面具,看不清长相。雷洛环视四周,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刚刚那一声爆炸估计已经把人全吓走了,各家窗户也都紧紧闭着,生怕波及到自己。杀气的来源似乎只有楼顶那一个方向,单独行动的血猎?不应该的,敢单独行动的血猎都是高阶血猎,且大部分都是半吸血鬼,在香港这种纯血贵族横行的地方,为什么偏偏看中了他这个与他们无异的「杂种」?年轻气盛的新人血猎?也不太可能,能这么熟练使用银箭的,应该不是。那只有一个说法:这个血猎就是特地来杀他的。

这个认知让雷洛感到恐惧和紧张。对方躲在暗处,似乎很有猎杀经验,气势汹汹地要把自己杀掉。自己孤立无援,四面楚歌。雷洛的亲生母亲就是被血猎杀死的,银箭穿过她的身体的时候,她尖叫着化为灰烬,母亲眼里的绝望和可怖,年幼的雷洛看的清清楚楚。父亲抱着他四处逃窜的时候也中了一箭,但半人的血统救了父亲,他没有化成灰烬,在奄奄一息,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半精灵,他的养母。精灵族的魔法让他们从血猎的魔掌中逃出生天,也将父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父亲感激她,请求娶她为妻,她答应了。从此父亲改头换面,不再吸血鬼的社会中出现,甚至将姓氏一并改掉,用亡妻的形式和承袭的爵位苟且度日,雷洛看不起这样懦弱的父亲。而当雷洛要离家出外闯荡的时候,第一反对他的就是父亲,他已经失去了妻子,不能再失去儿子。但是雷洛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
生母的死亡让娘家那边的人非常愤怒,他们组织了各大家族,策划了吸血鬼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血猎讨伐战争,在雷洛成年之时,血猎已经所剩无几。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会在香港遇到血猎,还不知道跟他结了什么梁子,偏偏要杀他。
随身携带的只有一把人类的枪,五发子弹,留到关键时候用。雷洛四下张望,门廊边堆着几个木箱,看标志,似乎是酒。雷洛翻了翻衣兜,找到一块手帕。他看了看对面猪油仔跌进去的窗户,总要赌一把。

亨特压低身体,那个吸血鬼已经躲在石柱后很久了,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他如果没看错,他一定是个贵族,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但只要杀掉就好了,贵族吸血鬼都该死。亨利紧了紧手里的十字弩,那次血猎清洗计划已经过去多年,但人类,半吸血鬼和吸血鬼贵族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只要那些摆着丑恶嘴脸的贵族还在世间横行,人类永无宁日。他是半吸血鬼,只有四分之一的血统,什么都没有继承,无论是吸血鬼该有的力量,还是家族的财产。清洗计划让他失去了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而吸血鬼社会不会接受他这样的『杂种』,那就杀光吸血鬼,只要贵族不复存在,『杂种』的血脉,『日行者』的血脉就能替代贵族原本的地位,而他就能得到他应得的财富和名利。

下风处的位置带来了一丝焦糊的气味,噼啪的爆裂声比味道来的稍晚,亨特举起十字弩,却发现那块石柱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燃起火焰,并且有了蔓延的趋势,乌黑的浓烟如同有毒的迷雾般扩散开来。小把戏。亨特在心里冷笑一声,准星瞄准了街道,他料定了这吸血鬼会通过街道到对面那栋建筑物里去,他看见了他的使魔摔进那边的窗户里去了,这吸血鬼不可能不去救,使魔通常拥有各种各样的能力,这只吸血鬼的使魔是乌鸦,又是贵族的使魔,估计会有很强大的能力,不能让这只贵族逃跑。
亨特眯起眼睛,只要那吸血鬼一出来,他保证这支箭会如虎狼般穿透他的心脏,圣水会烧灼他的血肉,银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那颗靠吸食人类血液而跳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肮脏心脏,今晚会在他的手下停止跳动,化为一摊废渣。亨特想到这,兴奋地攥紧了弓弩的把柄,他深深迷恋着猫鼠游戏的感觉,撕破血肉的声音,吸血鬼惨叫着化为粉末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如同绝世天籁。

几块燃烧的木块飞了出来,方向不是街道对面的建筑物,而是后面的小巷。亨特心里一惊,这吸血鬼居然抛弃使魔自己逃跑,果然是冷血动物,胆小不如一只老鼠。浓烟后掩着一道寒光闪过,亨特调转准星,眯着一只眼睛瞄准了那道寒光,虽然看不清楚,但微弱的光芒和吸血鬼特有的味道已经暴露了他。居然被吓的连原形都露了出来,自己的味道都收不住,真是好笑。亨特贪婪地吸取着夜风带来的吸血鬼的血腥气,扣下扳机。

银箭破开晚风,势如破竹地向那一股快速奔逃的气息袭去,可本该是刺入血肉的噗呲声和凄厉的惨叫,却变成了叮的一声脆响。亨特瞪大眼睛,逐渐消散的黑烟后,墙上钉着一块手帕,那块手帕系在他刚刚射出去的另一支银箭上,帕角有一片血迹,混淆亨特感官的吸血鬼气息就是从那一小片血迹里散发出来的。亨特连忙调转准星,搭上新箭,却只能看见闪入楼房之间的夹缝黑暗里的一块衣角。

“shit!”亨特懊恼地低吼了一声,立即拿起自己的武器转移地点,这只吸血鬼,他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杀掉。

TBC

我突然意识到了我写这一篇的目的了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