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堆里玩命作死的氮气菌

角色属于作者,脑洞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看文请带眼睛带脑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陷入瞎jb画的泥潭里了
可能是想表达些什么吧。

————瞎写分界线————
我在格卡尼卡斗兽场见到了她,我们的赛季冠军。她被安置在顶楼,环境整洁舒适,但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另一种囚笼。
她很美,是能蛊惑人心,颠倒众生的那种美。单单凭那一双眼睛,我已经下定结论。
也正是这样的美,她被困在精致的玻璃罩内。
很难想象她是身经百战的斗士,没有哪一个冠军跟她一样,身上没有一处伤疤,白净顺滑的皮肤完美的像养尊处优的公主殿下。
除了那双手。
我问她,为什么选择了腿脚而不是手。
她摇了摇头,尖锐的刀尖在摩擦中尖叫。
『如果没有了手,我还可以像人一样站着。
如果没有了腿,我只能像蝼蚁一样匐旬在地。』
她的眼里没有光,只有某种模糊的,微弱的祈望。
我走了,没有看她的表演赛。
她是真正的斗士,不是卑躬屈膝的小丑。
她的心属于无尽的宇宙,而不是人们的游乐场。
我等着未来的某一天,能见她飞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