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街最浪的追风少年氮气菌

角色属于作者,脑洞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看文请带眼睛带脑子

贺岁文 A dog meet a Cat 番外——过年 氮气生日贺文

我!生!日!【叉腰!!】

每天都缺粮的染:

 @氮气菌 生日快乐,心想事成哦。


在这个情人节的尾巴和即将到来的除夕,发这篇文,不甜可以退货哦,希望氮气喜欢。


除夕


 


Danny将酒吧的墙面贴满了红色的装饰贴,最后在大门外贴了个巨大的福字。Cat从梯子上跳下来打开开关,门口的两只打灯笼便红红火火起来了。


 


他们还将柯基Danny带到了酒吧,说做吉祥物。


 


“我觉得酒吧在哭泣。”一个老客户看着那抢眼的大灯笼,有些哭笑不得。


 


“中国人过年就这样的嘛,我觉得挺好看。”Danny看着红彤彤的酒吧,觉得很喜气,挺不错。


 


“偶尔也想感受下过年的氛围嘛,你们也没在圣诞节觉得红色俗气啊。”


 


Cat抱着柯基Danny窝在沙发上,等着Danny去调整顶上刚装的天线。当春节文艺晚会的节目接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哭笑不得了。


 


“今晚上除了酒,吃的都免费,我说的。”Cat磕着瓜子下达决定,Danny从门外进来,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一起嗑。


 


老板有钱任性,你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接受啦。


 


于是一晚上,大家被迫接受了观看春晚的特殊活动,虽然节目并不怎么好看,可的确喜气,通过屏幕很多人都感受到了,Cat准备了不少中国的吃食,他其实也没怎么好好过过年,可他今年忽然来了兴致,可能是因为有Danny在,他逐渐对一些庆祝活动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除夕过后要拜年啊。”Danny指着网上查的春节习俗,“我们也去拜年吧。”




Cat嘴里叼着棒棒糖,顺便也往Danny嘴里塞了一支,听说是网红的星球棒棒糖,他直接塞了一颗火星给Danny。




 “好啊。”




 随着电视里的倒计时,他们在中国年的0点点燃了先前准备的烟花,烟火在空中爆炸,炸出了一只可爱的狗狗的脑袋,Cat表示今年是狗年嘛,这样才适合。Danny看着天上的脑袋,然后看看在找自己尾巴的柯基,觉得还真是傻的很纯天然了。当然,他不会承认原型有他的一部分。




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的时候,Danny觉得Cat任性的毛病越来越重了,不过是提了下拜年他便直接带着自己飞去了中国,顺便给Victoria寄去了商务仓的机票。当然,对于Cat的任性他也是非常喜欢的,比起什么都闷声不响的过去,这样肆意活着的Cat才更加让他感觉开心。当然,家里两只小家伙似乎不是很适应,特别是布偶Cat,他看向他们的眼神几乎是蔑视了,Danny擦了擦不存在的汗,在备忘录里写上了给小家伙们买礼物。


 


出于绅士风度,他们给Victoria买了两日后的机票,给姑娘足够的时间准备东西,而自己则先去了香港。他们叫了一辆出租,看着Cat用粤语和司机交流,车子一路向九龙行去,Cat靠在车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陈旧的汽车广播发出里面DJ的声音。


 


“Hi,我是Simon,又到了和大家一起说故事的时间了。”


 


午夜聊天的广播,Cat听着别人或牢骚或悔恨的电话,一次次讲述着平日里无法对人述说的种种,借由一个只听过声音的陌生人宣泄自我压抑的感觉,Cat转过脸看着有些打瞌睡的Danny,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想如果不是他,自己也许也会打这样的电话也说定。


 


他会和他聊什么呢?也许他会和对方说一个自己曾经的梦,一个被樱桃小丸子拿着枪追杀的故事。Cat半歪过头,Danny的头发软软地蹭在他的脸上,身边的灯光迅速地接近又远去,他离开这座城市已经很多年了,所有的记忆都已经遥远到泛黄。


 


来到酒店的时候Danny也睡醒了,他们去柜台处办理入住,柜台小姐看到他们定的是一间大chuang房,提议是否需要换成标准间,Danny摇摇头表示不需要,女子看着他登记住房信息,搁在柜台上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着微光,分明是已婚人士。确认好房间后,女子向两人指了电梯的方向,之前填表的男人拉了另外一人的手向电梯走去,在他们交握的手里,她看到了另外那人手上的戒指,和之前的分明是一对,她惊讶地捂住嘴,忍不住扯了扯一旁的同事。


 


两人将行李整理好的时候已经深夜,可香港并没有进入沉眠,辉煌的灯火依旧延绵不绝,从窗口望去,依旧能看到不少的行人。


 


Cat洗了澡,他穿着浴衣坐在窗边,一条光裸的腿自浴袍下LU出来,他微微晃动着腿,看着下面的灯火发呆。




“怎么了?”


 


刚洗好出来的Danny看着发呆的Cat,从背后抱住了他,两人的鼻息如此轻易地交融在一起,Cat侧过脸在Danny胸口蹭了蹭,他伸出手指指着一个方向。


 


“那里曾是我住过的地方。”


 


Danny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却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地方。


 


“那时候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那里还叫做九龙城寨。”


 


“九龙城寨?”


 


“是啊,当初那里可是个无法地带呢。”Cat拖着Danny走到床边,和他一起裹进柔软的被子里。


 


八十年代的九龙城寨一度达到了混乱的顶端,鸡档、赌档、粉档、狗档,环境极端恶劣,各方黑色势力以此作为据点,甚至有澳门、马来西亚一带的通缉犯聚居于此。那里既是犯罪的摇篮,又是香港最大的贫民窟。




“当初那里的人非常多,差不多快五万人了,非法建筑一层挨着一层,把那里变成一个巨大的迷宫,连JC都不敢进来。那个地方采光极差,极大多数的地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见不到阳光,白天也要开灯,可ZF完全不给城寨供电,所以他们只能去TOU外面路灯的电,所以停电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水也是。那里一共就没几个水口,都被那些大哥们占了,必须付钱去分支的地方买水,可路边由于没有隔水系统,墙壁又整日整日地滴水。”


 


Cat靠在Danny身边,向他说着自己的曾经,他安静地说,Danny也安静地听,他的一生中极少向人倾述过什么,除了Danny。只有Danny让他有了倾述的欲望,他想和共享自己的过去,以及将来。


 


“每次被他打伤的时候,我甚至没有足够的清水给自己清洗伤口,有几次我发了烧,迷迷糊糊地缩在墙角,想着自己会不会死,就觉得很害怕,可再严重点的时候又会觉得死了也挺好,就不需要再去继续这样的生活。”


 


“好在你没死。”Danny将Cat再抱紧些,“我以前很长的时间分不清活着和死亡的区别,对我来说这原本也没有区别,不知道为什么要活下去,又不想就这么死去,日复一日。”


 


Danny忽然露出了笑容。


 


“也许就是无数次的没有放弃我们才能相遇,现在想来,大概这只是相遇前的考验吧。”


 


“也许吧。”Cat凑上去亲吻Danny的嘴角,轻咬他柔软的唇,Danny回应着他的吻,互相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彼此。


 


“父亲死后我才知道我还有亲戚,不过也没几天我就被送进了福利署,毕竟谁都不愿意平白无故增加开销不是吗?我不甘心一直被人随意地遗弃,便想要改变什么,然后选了做JC。”




似乎他生命里的很多选择都是错误的,他曾经那么努力可依旧寻觅不到希望,总是被动地被人所遗弃,好在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明天陪我去看看他吧。”


 


“好。”


 


Danny关上灯,他们如平日一般倚靠着彼此进入梦乡。


 


次日上午,他们买了花,去墓园祭奠了Cat的父亲,Cat在墓前站了良久,轻轻地将墓碑整理过后放上那束花。不远处有两个女子也在祭拜,不想这样的日子竟然还会遇到别人。Cat抬眼看着前面的人,其中一个女子有一头黑长的直发,披在肩头。


 


Danny看Cat盯着人看,问他是不是认识。


 


“不,我只是想起来,我曾经憧憬过梦中的天使,她似乎就有一头黑长的直发。”


 


“似乎和我完全不同,失望了吗?”Danny假装一脸遗憾。


 


“不,现实比我的梦更美好。”


 


Cat如此直白的夸奖倒让Danny红了脸,他拉着Cat向门外走去,嚷嚷着肚子饿了。之前的女子向他们迎面走来,四个人就这样在小路上擦身而过。


 


“Angle,现在的好男人是不是除了已婚的就都是同性恋了?”短发的女子拉了一把身边长发的女子,似抱怨似羡慕地嘟囔。


 


叫做Angle的女子无奈的笑笑,目光扫了一眼远去的两人,他对其中一个男子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想也许这是前世的记忆,造成了这一瞬间的错觉。


 


 


Cat带着Danny吃了香港的美食,逛了九龙城寨公园。直到Victoria发消息来通知他们她出发了。


 


两人到达上海的机场时Victoria已经到了,她骑在箱子上在接机口对着两人挥舞着双手。Sam并不曾一起来,而是带话让两人照顾下Victoria。


 


“我们先约法三章。”Victoria站在两位男士身边举起了三根手指。


 


“首先,我不想在狗年做一条被闪瞎眼的单身狗,这几天你们两都是我的男朋友,供我驱使。”


 


“第二,景点要以我的意见为第一选择!”


 


“最后,所有消费你们埋单!”


 


“好的,公主殿下。”两人夸张地向她行了个礼。


 


Victoria一把勾住两位男士的手,把自己卡他们中间。


 


“出发!”


 


在Victoria的要求下,他们逛了无数景点,还去豫园看了灯会,喂了那些肥得厉害的鲤鱼。各式的花灯看得姑娘手舞足蹈,她甚至还买了几个小灯笼作为纪念品。Danny和Cat作为护花使者任由她驱使,他们带她去旋转餐厅吃饭,虽然女孩嚷嚷着没见到烟花表演,可上海夜晚的夜色依旧让她很兴奋。


 


在城隍庙买了旗袍,Victoria穿着旗袍反复转圈,喜欢得不行,甚至恶作剧地表示让Danny给Cat也买一身,别浪费了他的胸,被Cat一拳敲在脑袋上叫她别太过分。Victoria特地给他们织了围巾,红色的围巾下面缝上了用哥特字母绣制的D和C,里面还有可爱的Q版猫狗头像,她甚至还给家里的小动物们也织了一条,倒是让他们很惊喜。


 


街上处处贴满的红色福字让他们感受到了过年的味道。在他们过去那几乎惨白的几十年中,过年从来不曾是件快乐的事情,而是更加浓厚的寂寞,好在如今那层晦涩已经褪去,这片浓郁的红中带来的是欣欣向荣的未来,和前所未有的喜庆。


 


“我非常快乐!!!!!”Victoria站在江边对着天空大叫,在这样的氛围中无人觉得她做的事情有什么不礼貌。


 


两人站在她身边握紧彼此的手,未来的很多很多的年,他们都会和彼此一同度过,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地点,有对方陪伴,那就是家,就是幸福最原始的模样。


 


在这样美好的日子,他们将携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全文完


 




作者要说的话:这篇里提到了点杀跳电影里的情节,也许是想暗示下他们由于遇到了彼此让原本可能的悲剧被避免。虽然是个拉郎,可这篇还是很喜欢的,希望这两个多灾多难的角色能在我的文里得到幸福。



评论

热度(25)

  1. 这条街最浪的追风少年氮气菌每天都缺粮的染 转载了此文字
    我!生!日!【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