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极限特工3】桑项的恋爱三十题(10.11.12)

无fuck说
老实说上次的cosplay我想让桑德cos琦玉老师来着【滑稽】
想想那个场面还是太过诡异了……

下周段考,要停更一星期啦(考的不好估计要停两星期【委屈】)

这次拖更是我的锅嗯对不起小天使们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0.戴兽耳(情节接第7题)
尼克斯绝对是个一流的DJ,他总能找到让人群开始欢呼躁动的乐点和兴奋点。这就是极限特工们为什么明明是来喝酒的却开始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原因。一个空酒瓶躺在桌面上,桌子周围围着一大片人,桌角上有一个抽奖盒,刚刚所有人都将自己的坏点子放了进去。尼克斯发出一个Are you ready 的信号后拨动了酒瓶。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在泰隆倒立喝了三杯酒,贝姬交代了她的安全词为什么不能是小金桔以及酒吧中间某位幸运的男士得到赛琳娜一场大腿舞以后,瓶口指向了坐在角落里的项。“噢嚯”他笑着举起手,阿黛尔向他摇摇还挺满的大冒险箱,而在座的各位给他投去意味深长的眼光“喔喔喔,你们的眼神让我感觉很危险。”项开着玩笑接过箱子,伸手拿出一张纸条。然后他很罕见地僵了一下。霍克从他手里抽走了纸条,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又被泰隆抽走了。接着人群就开始起哄,而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彩灯转不进角落,漆黑的看不清他的表情。桑德好奇地拿过纸条,上写“从现在开始戴上兽耳,直到游戏结束。”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项一拍桌子“好!愿赌服输!”他知道项应该隐约有点醉了。
当那个毛茸茸的猫耳耸立在项的头顶时,桑德还是要承认那太超过了。月白的马褂,粉色的猫耳,和微醺的项。
他捂住了自己的脸,太可爱了。明显,把一个单枪匹马踢破防爆玻璃的男人说成可爱一点都不合适,但那个因为没有铁丝支撑而随着项的动作而抖动着的猫耳的确一定程度上唤起了他的幻想。他记得这个酒吧厕所的隔音挺好的。
项注意到桑德了,桑德摸摸自己的脸怀疑自己是不是露出了什么奇怪的表情,又抬起头,他却看见项对他眨了眨眼睛,将袍角撩到膝盖上,露出了黑色衬裤下光裸的脚踝。虽说他看不清,但项的眼里一定满满的狡黠,他在黑暗里伸出舌尖,卷去唇边的酒渍。
噢,不。
桑德又一次捂住脸保证自己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11.穿动物装(情节接上题)
就在他准备找个理由把这个故意放火的人带走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欢呼。桌上旋转的酒瓶已经停了下来,瓶口正对着他。他在众人“快快快选真心话我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你”的目光下接过了大冒险的盒子,伸手夹了一张纸条。
从现在开始穿上动物装直到游戏结束。
桑德的眼角抽了抽。
他又听见一声欢呼,贝姬举起酒杯“好啦看起来我写的大冒险已经全部被抽出来啦!”酒杯里的酒撒出来了一些。她肯定是醉了。桑德发出一声叹息。
所以我们十分荣幸地看见传奇人物桑德凯奇穿上了堪称傻气的连体动物装。
连体的狮子装穿在这个大块头身上居然有点松松垮垮的感觉,模仿狮鬓的长毛套住他的光头,尾巴软趴趴地耷拉在地上,全身上下都是橙黄的条纹。每个经过这张桌子的人都投来关怀智障或是没事我们都懂的目光。桑德的眼角又抽了抽。他发誓他听见项笑了。
他对上项的眼睛,里面溢满了笑意,接着项拿着半瓶酒站起来离开了桌子。桑德也跟了上去,如果他真的是狮子估计他的尾巴现在肯定摇的正欢。
其他人各玩各的,他们当然知道两位大佬要去干什么。看来有一段时间厕所不能进了。

(本题原题为穿娃娃装,但是……嗯都懂得)

12.亲热(继续接上题)
他们穿过躁动的人群,厕所附近比较安静,估计那些男男女女都到外面的小巷子里唧唧我我去了,这倒是和了桑德的心意,他可不希望把这个玩火的小个子操哭的时候有其他人听见他用粤语骂脏话。这种待遇只能他享有。
龙舌兰酒热烈的味道渐渐浓郁起来了,走在他前面的小个子面不改色地释放着omega信息素勾引他的alpha,桑德也毫不示弱,热辣的杜松子酒气味和龙舌兰酒的味道撞在一起,空气让人闻着都醉。桑德注意到自己的气味刚释放时项的膝盖抖了抖,但他依旧装作若无其事地走着。桑德仔细嗅着omega的信息素,项闻起来已经像是一杯调好的龙舌兰日出。他更多地伸出信息素,撩拨着他的omega。
结果就是刚进厕所他就被项压在门板上用力地噬吻,他发劲将项反压在墙上,手托住小个子男人的后脑勺,试图加深这个吻。
项觉得自己下巴已经开始疼了,肺里的空气也所剩无几,他正准备给这个大块头一脚,可对方自觉地移开了。桑德的动物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下来了,狮鬓现在簇拥着他的脖子,项用鼻子蹭了蹭那些飘忽的长毛,有一点烧焦的味道。他伸手抱住了那团毛。桑德低头舔舐他的脖侧和肩头,靠近腺体的刺激让项缩了缩脖子。接着他们啃咬轻吻着闯进一个没有人的隔间。好吧,至少他们闯进去之前厕所里没有人。应该没有。
桑德的手已经滑进了马褂里,顺着衬裤的车线缝来回抚摸,项的手也在他的胸口上点火。桑德撩开袍子,手开始蹂躏那个手感超棒的屁股,项漏出一声呻吟。出乎意料地,桑德感觉手下的布料有一点湿意,他挑起眉毛,拍了拍项的后腰“这么急?都已经湿答答的了。”项撇撇嘴,又朝他一笑,“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桑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空气中的酒味渐渐变甜了。
他拽下项的裤子,他的底裤上一片水迹。桑德低吼着把他转过来摁在墙上,迅速地清空项下半身的衣服,只穿着马褂的项看起来像是穿着旗袍。桑德的手探进项的股间,却碰到了一条温热滑腻的金属链条。他愣住了。
“你以为你错过了?”项转过身看着他,嘴边还是挂着玩味的笑,他感觉到项的长腿缠了上来“你想错了亲爱的,”项的低吟在他的脑袋里回荡“时间刚刚好。”

(突然刹车【跪】)

TBC

开不出完整的车……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lof吞了怎么办啊【委委屈屈】
我拖更了我的错【跪】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