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极限特工3】桑项的恋爱三十题(13)

明天还有三场考试但是我……

不管了更新吧为了情人节♡(勉勉强强是赶上了)

各位小天使白色情人节快乐٩(๑´3`๑)۶!!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3.吃冰淇淋
去他妈的任务。
桑德抹了一把后脑勺,湿乎乎的一手汗,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要不是为了追那个掌握毁灭武器的反派他才不会在一年中最热的时间到世界上最热的地带来。非洲的热不是乱讲的,桑德严重怀疑他会晒伤,可能几星期都好不了。但现在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一直都觉得吉布斯是计划好的,或者和对方上司达成了什么不可见人的协议,他最近做什么任务都会遇到项。
自从潘多拉魔盒事件之后,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这个人真的跟自己特别像,从做事风格到把妹手段——嗯也许项更加爱“玩”一些——几乎相像。也许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纹身穿衣风格和饮食——咳扯远了跟贝姬久了一不小心就被传染了话唠。
现在项就在他身边,他坐在阴影里,白色的工字背心后面已经湿透了,外衣搭在腿上,衣角随着他脚的晃动拍打他的小腿。他捏着一支冰棍——鬼知道他哪里搞来的——有滋有味的舔着。桑德怀疑他是故意的——冰棍刚刚从包装纸里撕出来,一丝丝凉气消失在翻涌的热气中,冰棍开始融化,项伸出舌头舔掉了快要滑落到他手上的粘液,继而开始舔冰棍的上头,将圆柱状的地方磨圆。好吧他就是故意的——他缓慢地把冰棍从嘴里抽出来,连带着一点唾液,顶部在嘴边停留片刻,留下一片水迹。他抬眼看着对面的桑德,轻轻咬下一小块含在嘴里,接着抖了抖,肯定是冰到牙了,他张开嘴哈气,舌尖滑过下唇,桑德能看见他舌苔上奶白的融化物。那个小个子男人一脸无辜的,好像在问他要不要也来一支地看着他,把冰棍上下都舔了个遍,舌尖扫去滑落的液体,全部卷进口中,他滑了下去,将冰棍条连同自己的手指上的粘液清理干净——桑德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在撩拨他。
啪唧一声,还剩一小半的冰棍掉在地上,哐啷一声,桑德的椅子倒了。桑德捉住项还有点粘糊的手防止它突然揍过来,项的眼里诧异一闪而过,剩下的都是挑衅的笑意。
唔,香草味,太甜了点。
桑德放过了喘着粗气的项,咂咂嘴如此想到。

(隔壁桌的众人:???我们看见了啥???)

(哪有情人节的剧情嘛)
考试是什么我不知道啊……(考完数学感觉人生灰暗(‵□′)来来来相约教学楼一跃解千愁)
肯定是要跪的了除非老师瞎(。)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