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极限特工3】桑项的恋爱三十题(14.15)

我考完了……无fuck说……
唉这就是浪的后果好好学习不要学我!【指指点点】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4.性别转换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项想着,低头摸了一把自己的胸,唔,真的。又摸了一把,唔,D罩。正点。
他向后仰去,彭地一声倒进床里,胸前两团东西颤了颤。突然他又支起身体拉开自己的裤头——Ok,没了。好吧,起码他不是人妖。他抬手看看,自己的手小了很多,手臂也是,头发稍长了一点。他正准备起来找面镜子,一只手把他拽回了床上,从善如流地用手臂把他抱在怀里。噢,桑德。项罕见地翻了一个白眼他没忘记他们昨晚干了啥,那很棒。但是如果这就是他变成女人的原因的话,他宁愿没有认识这个叫桑德凯奇的人。桑德的手已经移到他的腰上了,他抬腿就把这个大块头踢了下去。很好,腿力还是有的。
项反手扣着内衣的扣子,桑德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鬼知道他怎么扣的那么娴熟。贝姬找来的衣服很合身,不愧是极限特工最棒的技术后勤。项把衬衫的袖子挽起来,一边穿上鞋子一边给了桑德一个“关怀”的眼神。他在离开房间后陆续收到了许多惊艳和赞美,露脐装,热裤和高筒靴衬的他英气十足。他庆幸自己还是短发,他会扣内衣但不代表可以自己扎一个不错的马尾辫。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项喘着粗气给手枪换上满弹夹。他忽略了变成女人后的身体机能问题,他的体力变差了,出拳的力度大不如前。现在他只能靠子弹和近身肉搏来对付这些选错时间出来搞事情的反派——大部分都是听说他变成女人以后专程过来嘲笑他的仇家,不过现在都躺在地上瞎几把嚎。但难搞的是他们带来的人,每个都很难缠而且人数众多。他的肩膀中了一枪,女人的神经是不是特别脆弱?以前又不是没中过枪,这次特别疼。项呲牙咧嘴地把面前几个男人放倒在地上顺便顺走几个手榴弹。按照原本的计划他应该一层一层地清空,逐个问候他的老仇家们,但现在他要临时变卦了。
他已经尽量避开承重墙和支重柱,但最后楼还是倒了,为了不跟那些人同归于尽,他从窗口跳了出去。他也不是第一次无保险降落了,桑德这次特别紧张他,他踹了他一脚以表自己好的不得了。但是最后还是被抱回安全屋。
过了几天,项又变回去了,真是可喜可贺,唯一不太好的就是业内传出了跟桑德凯奇上床能变性的谣言。项两手一摊嘴一咧说关我屁事。

15.不同的穿衣风格
项喜欢皮衣是有理由的,紧绷的皮衣能帮助他卷走敌人的武器,铺张开来的皮衣能让他顺畅地在平面上滑行,潘多拉魔盒的抢夺行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桑德偏爱毛皮大衣,譬如他那件把他裹的跟一头棕熊似的大衣。也许这个能在雪崩之前滑雪,巨浪之前开摩托的传奇人物,也需要一点被厚重衣物包裹时的安全感——伦敦的确挺冷的但是不至于冷到让人出门还要把自己裹成因纽特人。
桑德不喜欢项的皮衣——不太喜欢。有时候他还是让项看起来火辣了不止一倍——光滑的外层会让项像鱼一样从他手里逃脱,混合的皮革物难以徒手撕开,而它绝佳的摩擦力又让脱下他成为一个艰巨的任务。他宁愿项多穿那件花衬衫,那种好脱。
项觉得桑德的毛皮大衣实在太过厚重,并且大的过分,他要是穿上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的毛皮织物,根本看不见手脚脸。但项热衷于在桑德穿着这种衣服的时候撩拨他,然后把脱下来的大衣垫在身下,不得不说这个触感还是很舒服的,尤其是他们就地进行什么巷战地战的时候,厚实的大衣能让项的后背和膝盖免受折磨。这估计是项认同它的唯一优点。
项试过穿毛皮大衣,但终是不尽人意,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极易招来一些无事生非的人。项不介意这个,当然也能轻松摆平,但连续的骚扰还是让他感到烦躁。所以皮衣给他人传达的生人勿近的信息着实帮了他大忙。
桑德也尝试过穿皮衣,比如说机车服,可弹性的问题让他伸不开手脚,而汗液会让衣物以一种十分恶心的触感粘糊在身上——鬼知道项是怎么会忍受的了这个(项:那是因为你的汗腺和肌肉一样发育变态而我不是【白眼】)——并且难以脱下来。还是保暖又吸汗的大衣好。
看来他们对于衣着风格的唯一默契就是万年不变的内衬白背心了。
而姑娘们对此一致保持嫌弃的态度。

(我终于全文扣题的写完一题了!!【感动到泣不成声】)

其实我已经写好了只是打字慢……哭哭嘤嘤】
港真考前不要瞎几把浪啊!临时抱佛脚是有用的啊!写完卷子不要睡觉要检查啊真的会有智障错误的啊!血与泪的教训

反正我也已经是一团废气了【葛优瘫】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