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极限特工3】桑项的恋爱三十题(22.23.24)

23题开始撒狗血!一大盆一大盆地泼啦!各位小天使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啊!严重ooc!!【被打】

22.正装(接上题)
桑德安置好昏死的目标并带给吉布斯交差后,又匆匆赶回舞厅,吉布斯看出了他的匆忙,拍拍他的肩膀笑得老奸巨滑“玩得开心~”桑德眼皮一抽,难不成又是这个老顽童设计好的?
等他回到舞厅,大堂里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天快亮了,夜行的动物各自回归巢穴,没人发现少了两个高大的俄罗斯人,反正这种事在这儿也是家常便饭,人们更乐意把有限的人生荒废在音乐,欢舞和性爱上。桑德跨过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的人,绕过地雷似的安全套,终于看到了酒桌旁晃着酒杯的项。他正盯着舞池另一边黑洞洞的楼梯口出神,泛着光的皮鞋翘起,鞋跟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地面,大理石地面上一团模糊的黑影缠着他的脚,礼服裤服帖地包裹着他的大腿,但到了小腿处就有些松垮了,阔口的裤腿随着他的动作晃荡着。
“你来晚了。”项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抬手抿了一口还剩一点的红酒“不晚,”桑德走向他“你没走就不算晚。”项呲地一声笑出来“听起来像哪个言情剧里的台词?”“没想到你还会看剧?”桑德侧身挡住项的视线,自己的影子笼罩了面前的项“我会的事情可多了,”他的眼睛里隐没在阴影里,不怀好意的盯着桑德,桑德突然觉得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摔向项,项闪身躲开,桑德扑在桌子上,“比如说这个。”项收回绊桑德的那只脚,坏笑着反手撑着桌子。差点扑进蛋糕里的桑德不满地撑起身体,项迎上他的怒视无辜地眨眨眼“没想到我参加了那么多次舞会,第一次有人邀请我跳舞后自己跑掉的。”他仰头喝光最后一口酒“还让我等了好——久啊”那语气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桑德想反驳他,可对方说的句句在理,的确是他把项扔在这儿急吼吼地回去交代任务,现在他被项呛的一口气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好憋着。项也不说了,光顾着笑,要知道桑德凯奇吃瘪可不是天天都能见到的。
桑德正哏着气,忽然被什么东西晃了眼,是项外套上的胸针。一朵镂空的花,也许是玫瑰,也许是蔷薇,花瓣下藏着两条向相反方向伸展的荆棘,依附在黑色的衣料上,像是长在上面一样。应该是银制的吧,项不会将就于镀银或者铁。设计者也是别出心裁,花瓣镂空的部分露出了深色的衣服颜色,让它看起来像是一朵黑蔷薇,如果戴在一个红裙子的姑娘身上,那就是一朵热烈的红玫瑰,可再细想那个画面,却又觉得违和,也许这么凌厉的图案不适合妙龄少女吧。接着桑德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项的礼服上,细看也竟不是全黑的,有用稍浅一点的黑色(或者是深蓝)描摹出的花纹,桑德眯着眼去看,灯光下那赫然是一条龙,呲着利牙盘踞在项的左肩上,凶狠地瞪着前方,一只爪子抓着项的右肩,四根尖趾像是要扎进皮肉里,尾巴横过腹部的衣面,绕到后腰去了。细看龙身上还纹着鳞片,袖口裤口上也都有云纹图。
“怎么?喜欢我的礼服?”项止住笑,“纹的是龙?”桑德向前一步仔细观察那些精致的纹路“是蛟龙,”项得意地笑着“五趾为龙,四趾为蛟,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我这个四趾鳞龙就是蛟龙啦。”桑德听的一头雾水,还是假装很懂似的点点头。“ 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项伸手摩挲着左肩上的龙头“ 蛟龙若遇雷电暴雨,必将扶摇直上腾跃九霄,成为凌驾于真龙之上的神龙。 ”桑德背着手笑起来“侧着夸自己就你最厉害。”“这原本是被撕烂了的,”项没理他“一个老师傅帮我补好了它,这条蛟龙就是线口。”“真是精妙。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它飞起来的样子了。”桑德伸出手“抱歉我来晚了,我现在可以请你跳支舞吗?”项伸手握了上去。
“我没走,你就不算晚。”

23.争吵(前方狗血琼瑶注意!)ABO设定
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玩脱了。
他居然被标记了,而标记者是桑德凯奇。无论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对他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于是他一声不吭地跑掉了。留下还没完成的任务和懵逼的队员。
桑德追着他,三个多月的猫捉老鼠后终于把他堵在一栋老房子里。三个月没有触碰到自己的alpha,项已经快要被自己的本能给折磨疯了,桑德现在就在他面前,墙角狭窄的空间里充斥着桑德的信息素,他几乎忍不住要去吻他。该死的标记!项掐着自己的手臂退进墙角,疼痛让他能够尽量保持理智。他弓着腰曲起手臂用手肘抵着桑德的胸口,以免这个愤怒的alpha压到自己身上,可桑德管不了那么多,他拽着项的的右手腕摁在墙上,低头就要吻他,项抬手捂住了他的嘴。项的手心有一股清淡的甜味,混着龙舌兰的味道,像是甘草的味道。这股味道安抚了alpha的怒火,理智重新占据上风。桑德放开了项被他掐的发红的右手腕,项放下了他的左手,双手抱臂地看着桑德。
再明显不过的防御姿态了。
桑德沉下性子,柔和的信息素安抚着紧张的omega“为什么要走?”桑德想去碰项的肩膀,却被他躲开了“想走就走了,需要理由吗?”项罕见地话里带着刀子,尖锐的语气不像是他。桑德叹了一口气,他可能真的是碰到这人的底线了“一时冲动标记了你是我不对,你如果不想要我可以带你去洗掉……”“不。”项打断了他,“我暂时要留着标记。”桑德懵了,项垂下眼,脚下的石梯长满青苔“一年。”“什么?”桑德搞不懂项到底想干什么“一年每个月,300cc的血,这对我俩都好。”桑德感觉像是被狠狠地敲了脑袋,大脑嗡嗡地疼。他听过项提起他有一个大概八个月的短中期任务,被标记后他能更容易地伪装成beta,有了alpha的血液提取的抑制剂,他可以不受发情期的影响,这样的状态对他来说最好不过。桑德垂下手,他以为他们是心照不宣,原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也对,他们只是在潘多拉魔盒事件里见过,持续了一段炮友的关系,他从没表露他的感情,自己也没有。如果不是那天他俩都醉的厉害,稀里糊涂地就滚到一起,稀里糊涂地早晨醒来,怀里的人后颈上印着自己的牙印,也许他们会一直保持炮友的关系到某一方娶妻。
“好。”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别来找我了,事情结束后,我会去洗掉标记。”项这么说着,走过他,从他身后的窗户翻了出去。
良久,桑德一拳砸在了面前的墙上。

24.和好
“你就这么标记了项?!!你还就这么放他走了?!”屏幕里的贝姬尖叫着,屏幕那边的赛琳娜和阿黛尔非常不及时地捂住了她的嘴。女人的心思总是比男人的要缜密,如果不是那个银发的泰国男人来取他的血的时候扔下一个炸弹给他,他也不用急急忙忙地联系远在几内亚的阿黛尔(天知道为什么赛琳娜和贝姬也在)。“所以泰隆是怎么说的?”赛琳娜摁着呜呜叫的贝姬的肩膀问他。“‘boss已经几个月没有出任务了,估计之后也不会。’这是他的原话”桑德叩着桌面,一阵无力袭击了他“他走之前还翻了我一个白眼。”“我现在也很想翻你一个白眼,你要知道我们这里可不是起床时间。”赛琳娜指指身后指向两点的挂钟。“我的错。但这件事只有你们能解决,女士们。”“其实这件事你自己可以解决的。”阿黛尔在一旁插嘴,“我觉得我好像已经知道了什……呜呜!”贝姬又被捂上了嘴,“好吧,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阿黛尔如此提议,接着女士们交换了几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接着她们一人一句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连珠炮似的提问“你那天戴套了吗?”“做善后工作了吗?”“你有感觉项有什么不对吗?”“情绪激动?”“味道改变?”桑德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女士们相视一笑,“桑德,你还是赶紧去挑礼堂吧。”“???”赛琳娜看着桑德还不开窍的样子真是想敲他的脑袋“不然孩子可就是非婚内出生了。”桑德这下彻底傻了。
“你以为项真的打不过你?他要是嫌弃你的标记当晚就会折了你的老二。”阿黛尔打了个呵欠“祝你好运!”说着挂断了视频。
桑德闯进项的住处时,项不由分说对着他就是几枪,幸亏有贝姬的防弹衣,不然他可就要死在自己omega的枪下了。“不是说不……喂!!”项被削弱的反应神经跟不上一个alpha士兵的动作,猛地被从酒柜后窜出来的桑德摁在沙发上,突然的重心不稳让他下意识地护住小腹。“我已经知道了,你怀孕的事。”桑德的直白让项一愣,桑德抚上小腹的手让他猛地清醒过来“关你什么事?”他开始剧烈的挣扎,企图去踢桑德,但隆起的腹部限制了他抬腿的幅度,桑德圈着他以免他从沙发上掉下去“我爱你。”项猛地顿住了呼向桑德的拳头“你说什么?”“我说我爱你,真心的。”桑德摁住项的肩膀免得他乱动伤到自己“你不说,我来说。也许这关乎安全感缺失或者得失利弊之类的事……我们这些人多少会有一点这种问题,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桑德自顾自地发出一声笑声“你很强,我不比你差,我们还有一大帮老友,ta会受到最好的保护。”桑德低头去嗅项颈间的味道,果不其然闻到了清浅的牛奶味。“所以别担心。而且我希望你可以不洗掉标记,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omega,不是一时的关系,是一辈子的。但一切由你决定,我会保持希望。”
项没有说话,手慢慢地滑上来,搂住了桑德的脖子。良久无言。
桑德刚觉得手臂有点酸痛的时候,他听见项开始啜泣。
这下轮到桑德慌了。

ooc的没边了……【羞愧捂脸】
求太太指教如何不ooc!悄咪咪地 @尼雅☜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