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极限特工3】桑项的恋爱三十题(25.26.27)

准备开车
肝肉真的好累肝一篇虚三天
想想某位老年网瘾点赞狂魔【瑟瑟发抖】怎么才能放心地在渣浪开车QAQ

25.凝视对方的眼睛(接24题)
项哭了。桑德第一次见到他哭,他知道孕期情绪浮动是会很大可这也太……他最怕女人哭,现在他爱的男人在他面前噼里啪啦地掉着眼泪,纵使是过暴风眼如微风拂面的桑德也慌了神,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是要安慰还是给他擦擦……项揪着他的衣领但也没有用力,眼泪不断地顺着眼角没进鬓发里,他抿着嘴,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发出哭泣的声音,也不允许他露出脆弱的表情。可他控制不住他的眼泪,这几个月心理生理的诸多问题让他烦躁不已,三个月后的反应尤其严重,没有alpha的安抚让他时常感到难受,如果没有桑德的血他可能连一个月也撑不过去。桑德刚才那么一番话,彻底激起了他压抑着的委屈和恐惧,桑德字字砸在他的心上,他就是害怕失去,原本他只身一人,没什么好失去的,可现在他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死亡的威胁就陡然变得明显,当一个杀手有了顾虑,他就再也当不成杀手了。他想过不要这个孩子,但不像杀那些人,这是他的孩子,他的血脉,无论如何他终究是下不去手。他感觉到自己眼中酸涩,他已经许多年没哭过,但现在一哭就是许多年的分量。
桑德知道项需要什么,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强势的项了,只是一个渴求alpha保护的omega,他的防线正在崩塌。桑德放出信息素包裹着身下的项,用手触碰项裸露的皮肤,项的安全感有着巨大的空缺,桑德在第一次接触他的时候就知道,但是没关系,他还有时间帮他弥补。信息素起了效果,项逐渐停止了哭泣,他抽了抽鼻子,揪着桑德领子的手猛地用力,桑德猝不及防地被拽下去,手忙脚乱地抓住沙发背才没有压在项身上,桑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项已经凑了上来,堵住了桑德的嘴。项接吻很少会闭上眼睛,可这次他闭上了,被泪水打湿的睫毛黏连成一片,残留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桑德居然从中感到了些许的绝望。他扶着项的背把他抱到自己腿上,这样能最大限度的接触自己的omega而不伤害到他,项因为位置的突然变化睁开眼睛,离得太近,桑德无法聚焦,但他知道项现在眼角还是红的,那里的一些细小的纹路提醒着桑德项已经不再年轻。项眼中的雾气让他看起来泫然欲泣,浅棕色的眼瞳中满是信任和一些小心翼翼的确认,桑德再次吻了他,在含糊间说出了那句话,他自己愣住了。
项可以发誓他从没那么激动过,他心里真实的反应让他不能再骗自己对桑德的渴求和依赖是标记作祟,本能诱劝着他答应,但记忆里的伤痛鞭打着他,警告他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尖叫着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但也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轻轻地问他‘也许呢?给他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桑德正紧张地盯着他,他在等自己回复。项低低的笑了起来,对啊,他可是桑德,值得他放手一搏。“问题不是这么问的。”项拉着桑德的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那是怎么问的?”桑德也笑起来,他已经知道结果了。“你准备好为‘我们’而死了吗?”“不。”桑德抚摸着衣物下的那一点弧度“但我准备好了为你们而活。”项搂住了桑德的脖子。
“我愿意。”

26.结婚(接上题)
趁着项的肚子还不太明显,他们火速结了婚。对极限特工的通缉令还没有解除,桑德选了一个太平洋上的小岛作为婚礼地点,而从非洲赶来的三位女士自告奋勇地肩负起婚礼的所有布置甚至包括了结婚戒指。桑德觉得连戒指都要别人来选实在说不过去,项笑着说随他们去吧,贝姬也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惊喜,桑德耸肩把整个婚礼都交给了他的老友们。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还是选择了传统的西式婚礼,只邀请了一些双方比较亲密的朋友。
“这样好像……”项隔着西装摸着突起的肚子“不太好看”“不,就是这样好看。”赛琳娜在一边打量着项的白色西装,项从镜子里对着她“你就笑吧。”“boss!!”小个子的泰国男人从外面蹦进来,天呐他居然穿了一件明黄色的西装,项捂住了眼睛“泰隆?你是来跟我抢风头的吗?”“怎么会!”泰隆简直要蹦上桌子,被后面进来的男人摁在原地“今天您是主角,boss,以及您的礼服真的很好看。”“谢谢你霍克,但你穿的像一头行走的斑马。”霍克扯扯自己黑白相间的西装,按住泰隆的肩膀小声地“叫你不要穿这套,我妈妈说太刺激的颜色对孕夫不好!”泰隆弹了一下舌,小声地顶撞回去“你妈妈什么都知道!”“嘿两位”项拉了拉领结“我都听见了噢。”泰隆和霍克适时地闭嘴了。现在的项对于别人议论他怀孕可是十分敏感的。
“项——!”吉布斯人未到先闻声,“婚礼开始了”项抽了抽嘴角“不是吧?你……”吉布斯笑得开心“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再生父亲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你弄回来的”他把手臂伸出来“看你们结婚,老爹我好欣慰啊!”“闭嘴吧”项笑道,把手搭了上去。
桑德第不知道多少次整理领结的时候项从房间里出来了,吉布斯领着他踏上铺在沙滩上的红地毯,直至交付给桑德桑德接过项的手,笑着对吉布斯“老爹。”吉布斯作出一个捂心口的动作,退到了一边。神父清了清嗓子,捧起了圣经,袖口露出的纹身和伤疤显示他以前的身份。桑德根本没在听神父说什么,项的手指交缠着他的手指,项的拇指正摩挲着他的指节。神父转向他,他不用知道神父说了什么,他只用回答“I do”接着神父转向项,桑德看见项拿着捧花的手正偷偷地揪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不安地来回转动着,他感觉项的手心渗出汗液,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的。项在神父的示意下点头“I do”贝姬推着一个孩子递上两个盒子,“哇哦”桑德和项同时惊叹,里面是三个X组成的镂空戒指“绝对惊喜~”贝姬调皮地眨眨眼。桑德拿起一个给项戴上“现在你可要套上我的姓氏了。”项撇了撇嘴,也拿起一个给桑德戴上“现在你可要对我负责啦。”
“我宣布桑德凯奇先生和项先生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人群欢呼起来,桑德拥吻了项,项在唇齿间漏出笑音。
项在众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里扔出了花球,不偏不倚地砸在阿黛尔身上,阿黛尔举着花球宣布她下个月就结婚!至于结婚对象……谁来参加谁知道!人们涌进室内,桑德被拉去喝酒,不灌醉他不让走。项笑看桑德被一群人扛走,他举起手,海滩上的艳阳照着他无名指上的三个闪着光的X,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还好,他们遇见了对方。还好,他们没有错过对方。
还好,幸福终究降临。

27.做一些热辣的事情(接上题)
洞房走新浪微博 @氮气菌
不会贴链接啊召唤援军 @尼雅☜
敏感词警示:孕期play,产乳暗示,情绪失控,咬,诱导发情。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