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初遇

依旧是桑德×项
我沉迷这对cp无法自拔【瘫】

兽人AU
年龄差(?)
片段式
桑德是XxX1的愣头青时期(会成长到XxX3)

先不说两人的属性吧……看到最后就知道啦【wink】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

记住了,宝贝,别向他人展露你的后背,尤其是人类。
月光透过层层枝叶洒在地上,零星地散落在一个山洞前,漆黑的山洞里亮起两点星光。项烦躁地甩了甩尾巴,又是这个梦。
他是一个弃儿。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被遗弃了,不知道理由,也不需要知道。他那是还很懵懂,记不清父母亲的样子,不知道生存的技能,甚至还不能很好地跑起来。
按道理他活不过三天。
可他命不该绝。
他找到了一只大象的遗骸,上面还有些许腐肉。象皮还算完整,勉强可以遮风挡雨。
这已是万幸。
至于后来他是怎么独自一人磕磕碰碰地长大的,又怎么来到这片山林,打败那只山猫独霸山头的,他也懒得去回忆了。
反正他就是靠着自己活到现在,也活的很好。
直到他开始做那个梦。
梦里有个雌性称他为宝贝,绝对没错,一定是他的母亲。但他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她的脸,只知道她不断重复的那一句话“ 记住了,宝贝,别向他人展露你的后背,尤其是人类…… ”
这个他当然知道。向他人展露后背是大忌,尤其是在战斗中,几乎无异于直接将肚腹和喉咙展露给敌人。
听太久,总是会厌的。
他对父母的印象就只有这句话,梦里朦胧的面容和“项”这个姓氏。要说感情,呵,不好意思,没有。
项起身向外走去,今晚的天气似乎不错,但对于夜行动物来说,无所谓了。

桑德攥紧了手里的小刀,没想到这只山猫这么难缠,看它一身的伤疤,搞不好自己是踩山大王的场子了。桑德盯紧了已经伏下身体的大山猫,四周都是陡坡,现在走估计是来不及了吧,这畜牲的眼里估计自己已经是一道等着揭盖的菜了。可就在那只山猫扑向他的时候,旁边的岩石上越下一个黑色的身影,将那只山猫摁在地上,风驰电掣间那只山猫就已经没了气。簌簌的树叶摇摆中,月光下一对暗金色的兽眼。
桑德心一凉,这是天要亡我!山猫他已经九死一生,可现在来了只黑豹?!看来他这次是要把命交代在这里了。桑德低下腰,缓慢地向后退着,可黑豹已经注意到了他,喉间发出警告的低吼,桑德只得停下来,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背后冷汗津津。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傻了眼。
他听见了骨骼摩擦的咳咔音,摁着死去山猫的黑豹正在缩小,逐渐变成一个人,手正卡着山猫泊泊淌血的喉咙,他站起身,颇为嫌弃地踹了它一脚,山猫的尸体从陡坡滚了下去,半晌才听见扑通一声落水声。
桑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从小就听过兽人的故事,而他现在的所处的科技社会已经有人找到了兽人,但他们种群稀少,能找到的大多都进了研究所。只有首都动物园里有一只像稀世珍宝一样供着的雪貂,他去看过一次,人群拥挤中只看见它蜷缩在高处的窝里,露出洁白的尾巴尖,任由人们如何拍打玻璃,欢呼尖叫也纹丝不动。后来他上网查过那只小雪貂,人类形态的时候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女,可自从被关进动物园,就再也没有变成人形。
“……呃……那个,你好?”桑德扔下小刀,举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打着招呼。真的听得懂英语吗……桑德压低身体观察着月光下的人,看身材应该是男人。
“好你麻痹。”那个人似乎白了他一眼。好吧他听得懂。不仅听得懂还会说。不仅会说还会骂脏话。“你傻吗?”“啊?”那人转过身直面着桑德,桑德突然意识到这个人现在一丝不挂,张扬的发型下是一对不怀好意的兽眼,暗金色隐没在阴影之中,背后明亮的光线下男人蜜色的皮肤和漂亮的肌肉线条被桑德看得一清二楚,再往下……哦哦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你是傻还是脑子被斑马踢了?拿小刀跟一只大山猫打架?你如果不想活了我建议你可以再后退几步。”桑德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后的灌木丛外就是悬崖,他连忙往前了几步。
“不想死就赶紧滚,人类。”那人眼睛亮的出奇,像是盛了月光,但现在也盛满敌意。桑德血里的冒险因子开始蠢蠢欲动了。“这是你的地盘吗?”“当然。有什么问题吗?”桑德缓缓站直身体,可被他唬了一声又连忙蹲下“我可以在你的露底里借宿一晚吗?你知道的……这么晚不好走……”男人没有立即回答他,隔着十几步地距离盯着桑德,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良久,“明早我再见到你,你就是我的早餐了。”男人瞥了一眼他的四周,“别以为我的领地里就没有野兽了,”那人插着腰,桑德突然发现他的腰真是可以说是纤细“那可都是真正的野兽,只认肉的。”
桑德点点头“多谢提醒。”“别自作多情,人类。”骨骼的喀喇声再次响起,男人的身体开始膨胀“好自为之。”
桑德看着黑豹越上岩石消失在夜色之中,弯腰捡起了自己的背包。
真是头温柔的黑豹啊。

TBC
估计是短篇……吧
放飞自我属于意外事故。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