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再遇

本章各种医学bug……欢迎指出呀【捂脸】

项没想到居然还会再遇到这个人类。

艹!该死的偷猎者!项挣了挣鲜血淋漓的后腿,捕兽夹立即咬得更紧,项咬着牙绷紧了肌肉,可尖利的铁齿已经刺穿了他的皮肉,盲目动作只会伤的更深。他努力地放松身体,侧过身去倒在地上,一般人类设下机关后都会躲在不远处等待,只要他装死等那个人类来就好。
项知道自己是一头绝对漂亮的黑豹,想要他的皮毛的人类数不胜数,那些被钱财迷了眼的猎人绝对舍不得开枪,只要等他们来打开捕兽夹,即使他伤了一条腿,搞死几个人类也不在话下。
不远处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咔嚓声,项绷着肌肉像是僵硬了一样,人类绝对看不出异样。
那个人类靠近了,在他身边几步停下,熟悉的气味传进项的鼻子里。
那个人类?!他怎么还在这片山林里?不,应该问他为什么还活着。山林里大小野兽多,虽说打不过他,可区区一个人类怎么可能解决不了?项正思考着,忽然感到脖颈上覆上什么东西,本能让他差点蹦起来,可他忍住了,他现在是死的,等这个白痴帮他打开了捕兽夹,他立刻送他归西。
脖颈上人类的手来回抚摸着他的毛发,甚至滑到了他的后背上,是在看能值几个钱吧?要是他知道那个光头男人是偷猎者,那晚就应该让他被山猫咬死!项紧闭双眼,十分尽职地挺尸,心里的咒骂却是一刻也没停。
男人突然发出一声哀叹“可惜了……这么善良的人……”什么?项惊讶的睁开眼睛,的确是那个光头男人,他正看着自己的伤,眼里居然是满满的怜悯和可惜。
妈的,这个男人绝对是脑子有病。
那个光头男人闭上了眼睛,露出了一种可以说是悲痛的表情“给你找个好地方吧。”
而且病的不轻。

桑德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吃点心脏病药什么的,他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土,面前侧躺着的黑豹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他。桑德知道这附近有偷猎者埋藏了捕兽夹,他特地过来找,结果来晚了一步。他以为这只好心的兽人死了,检查过它的伤势以后正想把它拉去找个地方埋了,一回头看见一对暗金色的兽瞳警惕地盯着他。
随意感受一下我那时候的惊吓吧。桑德在心里嘀咕着,他蹲下身去摁住那个捕兽夹,又转过头对着黑豹“说好了啊,我把你搞出来你可别吃了我。”黑豹咕哝了一声以示答应。桑德狠力拉开捕兽夹,等黑豹把腿抽出去以后再合上,放到随身的背包里,捕兽夹掉进包里,和之前找到的几个相撞发出哐当的声音。等桑德抬起头来的时候,黑豹又变成了那个男子,捂着他还在流血的小腿瞪着他“你是偷猎者吗?!”男人好像非常生气,呼吸凌乱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桑德拉开自己的包“不是!我是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呃你好像不知道那是什么……算了,总之我是好人,是来搜查这些捕兽夹的。”那人半信半疑地盯着他,没说话。
桑德试探着往前靠近了一步“你的伤很严重,我的背包里有些药……”那人眨巴眨巴眼,把手从自己腿上拿开了。桑德凑过去,那伤口没了毛发的遮挡显得更加可怖,鲜血黏连着鲜红的皮肉和污垢,滴落在泥土里。桑德惊讶于这个男人的忍耐力,伤的如此之重还能一脸平静。桑德从包里翻出一瓶水,简单地清理了伤口,再加压止血,也许是兽人的血小板比较丰富,血很快就止住了,看来也应该是没有伤到动脉。可包里没有可以消毒的药物,桑德也就先把伤口包扎起来以免感染。整个过程男人没发出过一点声音,但桑德能从他骤然停止的呼吸里感受到他的痛苦。
以前他都是怎么过来的啊?桑德偷偷地瞄了一眼盯着自己手的男人,心里叹着。
桑德收拾着背包,短暂休息后的男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你可以跟我走,我的住所里有一些消毒消炎的药,你的伤口还得再处理才行……”“不了。”男人打断他的话,“谢谢你的帮助,人类。”他一瘸一拐地后退着,拉开了和桑德的距离“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身上有我的味道,天黑之前回到你的地方就行了。”“你是在担心我吗?”桑德将背包甩上肩头,“不是。权当是感谢你。”那人退到了五米以外,仍是面对他“好吧,豹的报恩?”桑德转身就走“再见。”“你再来我的地盘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桑德大笑了一声,闪进一边掩在树木间的小路。
你不是已经手下留情两次了吗。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呐。

TBC
所以设定就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员!桑德×山大王黑豹兽人!项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