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各自

考完试啦!!又是一条好汉!(不已经是一团废气了)
本章项小队成员出没
恋母(boss)情结泰隆出没请注意(不你)
//斜线内是动物状态下的语言交流,即兽语。

项跳跃在岩石之间,心里像是有个气球,他跑的越快,气球就涨的越大,闷闷地压迫着心脏,项只能继续加快速度,好像只要化成一阵疾风,就能甩掉这种压抑的感情。
明明是自由了,反而有种回到牢笼里的感觉。
项摇摇头,他就说人类的药有问题,好险走的早,不然一定会被驯化成人类的玩物,卑躬屈膝地祈求着他们的爱抚。
“别向他人展露你的后背,尤其是人类……”母亲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项突然意识到,这是他这半多月来,第一次想起这句话,在桑德的木屋里,他好像从来没有做过那个模糊的,充斥着鲜红的梦。
一声尖锐的啸鸣让项停了下来,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枝桠上站着一只白顶雀鹰,它展翅从树上跃下,落地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个子男人“Bosssss——!”项低下腰一甩尾巴把扑来的男人掀翻顺便糊了男人一脸豹毛/噢,你好哇,泰隆。/
项跟着上下翻飞精神亢奋的泰隆找到了在溪边捕鱼的霍克。/boss!/棕熊咬着还在扑腾的鱼含糊不清地打了个招呼,接着张嘴把鱼囫囵吞下。/我们找了你好久啊!/霍克从溪中慢慢渡回岸边,在湿泥里甩干身上的水。泰隆扑棱着翅膀躲到了项的身后,接着他又飞了起来/boss!你身上怎么有人类的气味!!/他开始盘旋/是不是他们对你干了什么?!你受伤了吗?!/项无奈地后退着远离抖水的霍克/冷静泰隆。我只是遇见了一个好心的傻逼而已。他治好了我的伤。/泰隆更加激动了,他啪嗒啪嗒地拍着翅膀/噢狡猾的人类!他们一定有阴谋……//嘘嘘嘘泰隆,我们要说的不是这个。/霍克走到项的身旁/我们找到她了。/项精神一振,狂奔时的肾上腺素又回来了/她在哪?/
/纽约。/

桑德拿开脸上的书,窗外的天已经染上了橘黄,光线稀疏地照到墙上。不出所料地,屋子里冷清下来了,项放在床头的衣物早已没了温度,细小的尘埃飘忽在暖光里,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桑德突然发现项才走半天,自己已经开始想念了。
他想念那个中国男人给屋子带来的温度。想念他的吵闹,想念他的风趣,想念他的小脾气,想念他别扭的关怀和有意无意的靠近。
果然同居以后再猝不及防地落单的感觉,很令人厌恶啊。
习惯独行的两个人,这段共住的记忆也只不过是千万联系中最纤细,最容易断裂的一条罢了。
房间里无线电哔哔地响了起来,桑德连忙回房拿起耳机,滋滋沙沙的声音过后响起了一个女声“叩叩,叩叩,凯奇先生在家吗?”“啊噢,看来我的快餐到了?”桑德摁着耳机笑嘻嘻地回答“嘿,伙计,这次可不是快餐了。”耳机里的女声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窗外隐隐约约传来螺旋桨的破空声。
“欢迎回家。”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