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曹关】一曲关云长(短完)

ABO设定!!慎入!!
天乾——alpha
地坤——omega
庸者——beta

也许会被吞掉吧
—————

一曲关云长,唱的忠肝胆,说是心汉不降曹,且知其中故事说不完?

关羽被曹操拥在怀里,内袍挂在手肘上,亵裤早都不知道掉去哪里了,身下被猛烈撞击着,那力道好像要撞开那个隐秘的入口。痛呼被撞的支离破碎,但压抑多年的天性被正在复苏,地坤的本性渐渐占据了上风,声音里的痛苦渐渐染上欢愉。曹操轻笑一声,加重了力道,速度却慢了下来,一下一下重重地往里磨,碾过敏感的内壁,在触到子宫口前猛地抽出,翻出一点艳红的穴肉。
关羽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磨人的快感夹杂着丝丝疼痛,就好像身体里缺了一块,正在渐渐被填满,回归一个圆满的形状。他是一个士兵,一个要在沙场间厮杀的战士,地坤是不允许从军的,所以他用药丸抑制他的味道和发情,伪装成庸者。可现在药正在失效,清冷的金属气息夹着热烈的情欲缠绕在关羽的身侧,就像他的那把青龙偃月刀,刀锋染着鲜血,危险但又美丽。
可空气中不止这么一种味道,还有一种关羽没有办法准确分辨的味道,和关羽冷峻的味道不同,这像刺骨冬夜里温暖的火炉,又像夏秋间金黄的麦浪。这种味道说来理应和染着血腥的金属气息格格不入,可关羽觉得,太契合了。像是太平盛世的幻觉,他无需再拿起刀,只要把它安放在柴火间,那些浴血的记忆像是恍惚曾经,而这像是阳光之中的温暖才是现在。他想起了也是在那么一片麦田边,自己拿着镰刀抵着那人的脖子,那人不慌也不恼,只是笑着道,
我就喜欢你。
那是曹操的信息素。明明他也不是什么手上干净的正人君子,信息素却是那么温暖而充满生机,哪像自己,连身上的味道都注定他杀业沉重。
他喘息着睁开眼睛,曹操正盯着他,眼神专注,满是呵护和爱恋。“云长……”别这么看着我,别这么叫我。关羽闭上眼睛,因疼痛逝去而干涸的眼泪再次涌出。
他知道自己沦陷了,今生今世都逃不出他曹孟德的手掌心。
但是,大哥。
大哥对他恩重如山,他对大哥如同亲生兄弟一般的手足情,他曾立誓一定效忠大哥,助他建立一番事业。可这样他就必须回去,必须抛弃这种生活,必须离开曹操。他若要走,曹操绝不会拦他。
但也就意味着终有一天,他必要在大哥和曹操之中选一个。对曹操,是说不清也斩不断的爱意,对大哥,是还不完的恩情和放不下的亲情。
他选不了,他没法选。
曹操俯身吻他,他抬头去迎,唇齿相依的温暖让他更加绝望,眼泪终究是落了下来,没进关羽散乱的鬓发里。
“孟德,”他搂紧了曹操的肩膀,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激流中沉浮挣扎,抓住一丝希望后就不敢松开。“求求你,放过我。”
曹操没说话,更加用力的抱住他,像是要把他揉进血肉里。
高潮在相拥的沉默里到来,关羽无助地扬起头,发出濒死的呻吟,指甲陷进曹操的肩头。他听见曹操闷声说“你要走,就走吧,没人会拦着你。”关羽在眩晕的迷蒙间望着飘动的罗帐,喉间漏出几声呜咽。
老天爷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我们吧。

关羽翻身上马,一拉缰绳绝尘而去,他不敢回头,不敢去迎那人的目光,不敢直视他眼里绝望的爱慕。快点,再快点,回到大哥身边,让这一切,都变成黄粱一梦吧。

——
荆州失守,关云长败走麦城,半路遇伏,遭孙权俘虏。
建安二十四年,关云长不降孙权,遂遭斩。
——

唱的是关二爷,说的是关云长,心狭难放天下志,儿女情长缠。
说的是身在曹,唱的是心在汉,莫说是决意不回头,伤泪两行看。
一曲关云长,问我忠肝胆,我说这人痴又傻,辨不明利与害!

END

虐文复健
要是实在有点那什么……我就再写个反转?【悄咪咪的】

其它坑还没填呢那这个先垫垫(不你)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