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就是脑洞片段

嗯……就是个片段……也许会延长吧……也许。
隐藏判青

青龙从来都不知道时间可以这么漫长,每一分每一秒,凌迟般的疼痛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留下那个人的背影,飘渺而虚幻,像大漠里的风沙,抓不到实体。窗外的天渐渐亮起来,青龙抓紧了身下染血的被褥,呜声断续的泄出,孩子在挣扎,身上的刀伤被汗水浸的生疼,连着他的心一起疼,

天色再次坠入黑暗的时候,绵延的疼痛终于到了尽头,青龙努力地支起身体,用小刀切断和孩子的联系,把那个皱着小脸嚎啕大哭的小家伙抱到怀里。孩子触到他的体温,渐渐停下哭泣,噫噫呜呜地瞪着小胖腿,想要更多地靠近这个让她感到心安的人。青龙把孩子抱到胸口上,孩子无师自通地一口含住了乳头,毫不客气地吸吮起来,青龙托着孩子的小屁股,靠着堆起来的被子,轻轻顺着孩子的后背,心里软成一片棉絮。
这个孩子不到时候就出来了,他害怕孩子不健康,但现在看起来,还是一个活力十足的小姑娘。丫头喝饱了,打了个饱嗝,小脑袋窝在青龙的心口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青龙扯了一张干净的褥子将孩子包起来,蹭了蹭孩子软软的脸蛋
这是他的血亲啊。

醒儿呜呜咿咿地挥着手,把水洒的到处都是,把漂在水面上的木球推出去又捞回来,自顾自地嬉笑着。青龙托在她的小肚子让她浮起来而不会呛到水,自己则浸在水里,温水抚慰着他的神经,他开始感到困倦。醒儿快三岁了,刚出生时皱巴巴的小脸已经长开了,眉宇间可见和青龙的相似,但上挑的眼尾和闪若星辰的眼瞳能依稀辨认出另一个父亲的模样。那时留下的后遗症还在纠缠着青龙,嗜睡就是其中一点,他常常感到没来由的疲惫,就像初期一样,不过是没了呕吐的困扰罢了。
洗完了澡,青龙抱着醒儿躺到床上,这孩子已经习惯了和他一起睡,也许是刚刚在水池里玩累了,眼皮直打架却不肯睡,一定要等青龙也睡下,给她盖好小被子,她才肯睡。小手还攥着青龙的一束头发,生怕他离开。青龙把被子拉上来一些,将自己和孩子盖好,健壮的手臂围出一块保护圈,将一切危险隔绝在他之外。
是夜,暖帐里的一大一小相继睡去。

END?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