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误会

本章剧情狗血人物ooc的厉害!
暴躁项注意!!

“你确定是组织里吗?”贝姬一边低声问一边敲击键盘“探出来名字了吗?”桑德十指交叉着抵着下巴“还不能确定是谁……但有个'重点嫌疑人'。但如果要确定还得等一阵子。”贝姬从一大堆资料里抬起头“看来你已经在行动了?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当然有。”桑德往椅背上一靠“帮我收网。”
乔迪走在上班的路上,踏着耳机里的节奏,在路人习以为常的目光里扭出奇怪的舞步。突然音乐戛然而止,机械的女声提示主管来电,乔迪不满地撇撇嘴,摁下了接听键“早啊boss!”“早什么早!出大事了!十分钟之内赶紧到馆里来!”主管的语气慌乱又暴躁,乔迪缩了缩脖子“什么事啊主管,这么急?”“那只雪貂兽人不见了!你赶紧给我过来!!”主管呯地挂掉了电话,乔迪心一惊,那只珍贵的兽人不见了?天呐!他几乎没来得及想什么,撒腿向动物园的方向跑去。
“主管!”乔迪气喘吁吁地跑进极地馆的前厅,已经有几个警察在这里了,隐约看到里面还有很多来往的人。“乔迪!你可算来了!!”另一位极地馆的工作人员威廉斯正一脸愁容,两个警察正在问他问题,他见乔迪一来像是见到救星一样“那只雪貂不见了!主管已经气疯了!”“冷静伙计,你们都找遍了?”乔迪扶住威廉斯的肩膀,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像是要倒到地上去了“找遍了每颗草!我们连热量探测仪都试过了,里面根本没有生物的迹象!前几天值班的人都说没有看见它,它总是躲着。”威廉斯捂住他快要哭出来的脸“我们连它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乔迪拍拍他的肩头“冷静点兄弟,谁最后见到它的?”威廉斯从手掌里一脸惊讶的抬起头。
“就是你啊,乔迪。”

“操……”项在后脑的钝痛中醒来,白花花的天花板晃的他眼睛疼,他的手脚绵软着不听使唤。项动了动手腕,铁链碰撞的叮当声传来,脚边也有这样的声音。周遭的空气沉闷,项突然发现自己呼出的热气竟喷在自己鼻间。他扭过头,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脸上的嘴套,脖子上的项圈和被铁链束缚在铁床上的手脚。
滔天的愤怒袭击了他,那个女人!完全把他当畜牲对待!他开始剧烈地挣扎,野兽的嘶吼从他的喉间传出,铁链叮当地碰撞着铁床。可他没办法变回兽形!身体也难以使出力气,这个女人!到底下了什么药!项罕见地感到了惊慌。
他闯进实验室的时候,一针麻醉迎接了他,他闪了过去但却没有躲开下一针,神经渐渐被麻痹,四周包抄上来的敌人让他无力招架。这绝不是应急处理,这是预谋,这些人是等着他来的!那个女人早都给他下好了陷阱!
现在他已经不想去理是不是自己的小队里出了内鬼,还是什么地方的纰漏让这次行动遭遇失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逃出去。
“咳咳,嗯。”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电子声,“早上好,小豹子。一觉睡的不错?”“关掉你那愚蠢的电子过滤器,马克。听起来你像是个老太婆。”项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他相信那个女人能看见“都这样了你还是不忘贫嘴啊,362号。”广播换成女人的声音,隔着电波都能听见她的不屑。“不要那么叫我。”项沉下脸色,天花板角落里的镜面滑开,露出一台显示器,显示器上的三个画面是他的三个队员,被相同的方式绑在铁床上。“为了抓到你们我可费了好大劲啊,又是监视又是追踪的,你得表扬一下我的勤奋啊!”马克得意地说着“监视?”项眯起眼睛,反监视可是他的强项,他可没有发现有什么监视?这个女人用了什么办法?“你也是第一次这么近接触人类吧?幸亏你受伤,不然凯奇还不好接近你呢。”项猛地起身却被项圈上的铁链拉回铁床上,“桑德.凯奇?!他居然……!”项不敢相信,那个老好人居然是这个女人的眼线?不,那些资料,那台时常响起的无线电……“很惊讶吗?那么温馨,美好的回忆?真不好意思,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凯奇可是我手下演技最棒的特工了。”项闭上眼睛,那个充盈着暖黄色光的木屋,被一点一点染上肮脏的黑色。
梦里母亲的话再次浮现,带着梦里模糊的血腥,原本温柔而绝望的警告,现在听起来像是尖锐的嘲笑和指责“……不要把你的后背展现给他人,尤其是人类……”
尤其是人类!
马克看着屏幕上的兽人眼里骤生的恨意,勾起了艳红的嘴角。
TBC

写马克的时候想起了101忠犬里那个黑白头发尤爱皮草的坏女人……
误会梗什么的真的好俗气……但是就是想写桑项反目成仇(再和好)【瘫】
呀,好像剧透了【划掉上面】
好想拖稿啊……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