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逃离

“搞定。”贝姬啪地敲了一下键盘,“真不敢相信他们居然把设计图存在电脑里?我真是要怀疑一下它的真实性。”贝姬把显示屏递给桑德,屏幕上是立体的设计图,桑德滑了两下,上层是动物园的地图,下层是一大片的空洞,有错综复杂的通道。“马克把实验室建在动物园下面?”“她很狡猾,这样运送动物进去就不会被怀疑。”贝姬敲了两下她的无线键盘,屏幕上的图纸旋转成平面,每条管道和相连的房间旁边都有标识,一个大房间被加了红色的标识“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囚禁动物的地方。”贝姬指了指那一大块的红色,“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地图是否属实。它也许是个陷阱什么的……”“被运送进去的动物数量呢?”桑德打断贝姬的话“我比较关心这个。”“……按动物园的运送记录来说,每年不到五头……”贝姬调出来一份文档,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不同种类的动物从不同地区运送至纽约市动物园的记录“不过修复被删掉的部分以后就不止了。”桑德略略扫了几行,眉头紧皱,一眼看下去,就能找到好几头国家级的保护动物。“起码每年都有三十头,都是野生动物,还有很多测试用的人工繁殖动物。”桑德放下显示屏站起来“那就必须要去闯一闯了。”

“好好享受你的晚餐吧。”马克嗞地切断了广播,看着屏幕上的男人被壮汉拽着项圈拉起来,打开口枷,把那碗米白色的糊状物灌进去。项被狠狠地呛了一下,一些液体滴落在他的胸口,但壮汉毫无把他的手铐解开的意思,他挣扎了一下,壮汉极不耐烦地塞了他一嘴。强迫性的进食终于结束了,另外一个人在项还没从呛到的咳嗽中缓过来的时候在他胳膊上非常不友好地扎了一针,将透明的液体全部打进他的身体里以后,又把他锁回铁床,拉开地上的门离开了。嘴里那米色的糊状物味道还在,好像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起码还能尝出来有谷物和碎肉,刚刚那一针,项也嗅出来是营养液的味道,看来马克不希望他死掉,起码在她的计划完成前不能死掉。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就不多打扰了。项笑了笑,从大腿下慢慢抽出一把钥匙和一张卡片,小心地压在手掌下。
马克正端着咖啡悠闲地握着电话,目光落在屏幕里的雪貂身上“……没错,质量非常好,现做,保证能制出一条漂亮的围脖,你太太绝对喜欢。”电话那头的人爽快地答应交易,先付半款的要求对方也没有讨价还价,马克暗笑,多好的运气!遇上一个富佬,对皮毛生意完全不上道,就急着买皮草送给他那小脾气的老婆。“……我们这里还有一头不错的棕熊,做大衣或者地毯……”“乒!”旁边的屏幕发出巨响,是关押项的房间,“抱歉我突然有点急事,恩,再联络。”马克匆匆挂掉电话,走到屏幕前,被锁在铁床上的男人又狠狠敲了一下床沿,马克正要打开广播,却看见男人缓缓从铁床上坐起来,身上的镣铐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哐地从他的身上掉下来,砸在地上,“什……什么?!”马克不敢相信她的眼睛,他怎么可能打得开那些铁索?“马克……我现在就来找你……”项的声音在电波中变得更加低沉诡异,屏幕上重回自由的男人朝着镜头一笑,手一挥,显示器瞬间黑了屏,虽然镜头坏了,但收音器没有坏,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传来,直到一声刺耳的拖拽声后,一切回归平静。。“愣着干什么!快去362号的房间!”旁边一众壮汉如梦初醒,抄起枪支向门外跑去。马克一个踉跄,倒在显示器前,恐惧让她四肢无力,颤抖的手碰到了一个调节按钮,马克抬头一看露出些许惊喜的表情,抬手将开关扭到“三”的位置,只听已经黑屏的显示器里传来噼里啪啦地电击声,可如此电击了许久,没有惨叫,也没有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除了电击声,里面一片死寂。马克关掉开关,无力地垂下手。
完了。
一头愤怒的野兽挣脱了桎梏,撕裂了牢笼,复仇的怒火,即刻燎原。

TBC
桑德小队的戏份很少……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