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德】温柔的你◎营救

几个高大的男人咚咚地跑上楼梯,为首的男人拿出一张卡片,向后打了几个手势,跟在后面的人将枪上了膛,对准将要打开的门。卡片刷过感应器,门哔哔地响了两声,为首的人猛地将门滑开,举着枪冲上去,却一脚踩进一摊呕吐物里,米白的颜色说明了那是什么东西。铁床上空无一人,只剩铁链扯着已经打开的镣铐垂在地上。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被一块片状物穿透,摄像头下的角落有一摊明显是尿液的液体。为首的男人脸色铁青“他跑了。”“找啊!!”耳机里传来女人愤怒的尖叫,男人皱了皱眉头,带着几个人再下楼,可走在最后的人没发现,他身后缓缓关上的门在闭合前的一瞬间,被一条蛇一样的铁链卡住。
项从床底爬出来,微颤的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他没办法打开这个,不过霍克一定有办法。但他没料到马克居然还会再次打开电击器,手臂上渗血的牙印昭示着他的隐忍。即使这样他仍旧按照计划躲进床底,尽可能地贴近床板下面,没想到那些肌肉发达脑子萎缩的人类真的以为他已经逃了出去,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工具和无法变成兽形的劣势下合成金属门?当然是拜托你们帮忙打开啦。项蹲下来,把手伸进铁链卡住的缝隙里,轻而易举地拉开了门,确定楼梯下人类的味道远去后,猫着腰从旋转的楼梯上溜下去。
马克的门卡质量真是好哇。项踩着墙壁跳了两下,把插在摄像头上面的卡片摘下来,跳下来的时候顺便一脚踹爆了电箱的玻璃。噼啪,电箱壮烈牺牲。一双跳动着狩猎火花的暗金色眼睛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睁开,接着没入黑暗。
“乔迪?!你回来了?”威廉斯看着背着包穿着工作服的尼克斯“啊,是啊,警方找到新线索了,真的不是我干的。”威廉斯闻言羞愧的脸都红透了“抱歉兄弟,那天我的态度实在……”“唉,没事,毕竟看起来我的确挺有嫌疑的。”尼克斯拍了拍他的肩膀“别介意。”威廉斯看起来感动极了,二话不说就给他一个熊抱。
终于支走威廉斯以后,尼克斯向员工通道走去,耳机里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直走,一直走。”“等等,你不是应该来帮我开一下窗户吗?”“你得自己进去,桑德,尼克斯没时间绕那么远去杂物间里给你开窗。”“这个计划谁定的???”“你呀,X老大。”“你确定是直走吗?我记得那是食物准备室……”尼克斯忍住把耳机扔掉的冲动,低声询问“等等,难道那些给动物们吃的碎肉……”“应该是实验动物的尸体。呃,为什么我不能走正门进去?”桑德艰难地从杂物室窄小的窗子爬进去,再把背包拖进来“爬窗比较符合你的极限精神,老大。”贝姬坐着说话不腰疼。
“好了伙计们我到了。”尼克斯站在挂着“准备室”牌子的们前,桑德从另一边的走廊小跑过来“外面交给你了,自己小心。”桑德拍拍尼克斯的肩头,塞了一把手枪给他,尼克斯把手枪别到裤头,用宽大的员工外套盖住“放心吧。”桑德推门走进准备室。
准备室味道很糟糕,桑德被扑了一脸的腥气熏的一呛。现在刚过饭点,工作人员已经喂完动物们,都去吃饭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宽大的石台上还放着切肉的尖刀和没洗的砧板,明明有明亮的灯光,却宛如昏暗的屠宰场。“入口就在这里,但没有明确标识。靠你了桑德。”贝姬粗略地扫过那些动物名单,偶尔做几个标志“偷运动物里有非洲象,看来他们应该还有更大的出入口。”桑德正在挪开一个高大的冰冻箱,他感到有风从箱后吹出来“唔,看起来我找到了小一些的。”他叉腰看着移开后露出的洞口“说真的?我今天怎么老要钻洞?”“加油吧老大。”“唉。”桑德弯下腰,钻进那个黑乎乎的洞口。

TBC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