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气菌

极圈里的摩尔人。最近出口转内销。我爱几蛋老师。

【桑项】温柔的你◎对峙

突然缠上来的手臂让桑德一惊,他下意识地举起手将手肘向后撞去,可身后那人手掌一推就卸掉了桑德的力道,脚下一绊,手上一扯,桑德就被拉着坐倒在地。那人的另一只手也缠了上来,双脚压着桑德的大腿,这架势是要治他于死地。桑德抓住卡着自己脖子的手臂,用力地往外拉,也许桑德的蛮力起了效果,那人的力道有了一丝松动,那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双手一松,双脚一收,紧贴着桑德后背的胸口迅速离开,桑德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后背就被狠狠地踢了一脚,正好踢在刚刚撞上通风口的淤伤上,桑德倒吸一口凉气,捂着伤处迅速爬起,却不见人影。
“回去。”一个飘忽的声音从桑德的左边传来,桑德猛地转头,却看不见任何人,只有几个箱子。“现在回去!”那声音又从前方传来,桑德回头,看见电箱上的人。
“……项?”桑德吃惊地仰视着蹲在电箱上的人,那双眼睛还是桑德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在无光的黑夜里微微亮着幽幽的光,一对暗金色的眼睛妖冶又魅惑。“桑德.凯奇。”桑德从项的声音里听出了敌意,项压低身体,全然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如果你要挡我的路,我会杀了你的。”桑德对项突然而来的敌意感到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是得到消息说这里有非法动物走私……”“你不就是帮凶吗!”项打断桑德的话,他知道自己正陷在无谓的焦躁之中,但他的自制收效甚微,眼前这个男人让他压不住怒火。
“那些资料,无线电,捕兽夹,直升机……我居然傻到相信你不是马克的人!”“马克?”桑德捕捉到了一个字眼,“果然是她。项!你听我说,我不是马克的人!她……”桑德向前一步,却在项的警告的低吼下不得不收回脚步“我遇到你之后,我的计划就被马克知道了,现在我逃出来,你又刚刚好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么多巧合?”项的语气咄咄逼人,他的药效正在退去,他马上就能变回兽形,或者说必须变回兽形,他控制不住自己,现在他的骨头咔咔作响,尾巴已经伸了出来,被人形理智压制的愤怒一点点被兽形的残暴所支配。
“我……”桑德发现他已经是百口莫辩,马克一定是让项看过伪造的资料,只怪自己当时没有解释清楚,现在怎么解释都是徒劳。“我真的不是……项!”明明他不需要在意,他做这个工作,常常会被误解,以前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解释,因为事情到最后总会明白。但现在不一样,他想要说清楚,他不想项误会他,他不希望项误会,他……害怕项的敌对。
“我怎么能相信你!证件?证人?还是去政府查查?”项急急地喘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濒临失控,但他却任由自己慢慢崩溃。“别再骗我了。”项敛起眼里的情感,手紧抓着铁箱的边缘。它正在苏醒,被欺骗被羞辱的愤怒和同胞惨死的悲戚被压抑的太久了,发酵膨胀的恨意急切地寻找着宣泄口。『把身体交给我』『人类都是不可信的』他拒绝不了来自它的蛊惑,更何况,它就是他。『我来解决一切』项的手开始变形,桑德眼睁睁地看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扭曲成尖锐的兽爪“项!”他焦急地呼唤那个男人『睡一觉,醒来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再等等……只要把他……只要一会儿就好。
桑德向后退了一步,脚下的玻璃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项的拳头呼啸而来,桑德急忙躲开,但还是被狠狠地砸中肩膀,身体顺着惯性向后倾斜,半兽化的项速度更快,桑德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他还没来得及站稳,项的腿裹挟着风狠厉地扫过来,桑德侧手一挡,虽然拦下这一击却也倒在了地上,但项毫不留情,抬脚向下砸去,桑德翻身堪堪躲过,可他没想到这只是虚晃一招,翻滚的动作让他露出了致命的后背。项的手劈风而至,砍在桑德的后颈上,疼痛还没有传到神经系统里,桑德就被拖入黑暗。项看着倒下的桑德,咬牙坚持着,他的身上已经长出了黑色的兽毛,骨骼正推搡着移位,硬生生阻止变形让他痛苦不堪,但他必须完成这个。
“桑德.凯奇……”
TBC
越写越ooc
十分痛苦
笑容渐渐消失。

评论(9)

热度(11)